自兩年前,我有幸參與一個農莊的開墾,日復日的田野工作,我學懂不少生活道理,結合自己對歷史的皮毛認識,對比香港現況,我有了更深的體會。我想以開墾農地的經驗,告訴各位我對香港建國的看法,為何我支持收拾賣港賊,及支持文化建國。

開墾的意思是將一大片的小樹林,開發成可以耕作的農地,首先要做的,是把收拾垃圾,清除雜草,砍伐野樹,再將野樹連根拔起,平整土地高低。為何要這樣做?野草野樹太高太多,會遮擋陽光,會搶奪農作物的營養,及生存空間。野樹即使砍伐,他的盤根都會阻礙耕地,所以要連根拔起。

而且,清除後的野草野樹的殘枝,還可以用來焚燒,剩下來的灰燼,就是農作物上好的肥料草木灰,可以用來灑在剛平整好的泥土,補充土地的營養。

如果土地貧瘠,酸鹼度失衡,再好的種子放下去,也無法發芽,就算勉強能生出嫩芽,也會瘦弱不堪,病毒細菌害虫就容易噬食侵害,其命運也只會是枯萎。

如果不清除乾淨垃圾,尤其是化學垃圾,可能發生的情況是土地受到垃圾污染。如此一來,縱使土地可以種出作物,甚至長出纍纍果實,你也不敢食用,因為重金屬超標,是充滿毒素的果實。

目前的香港,如同一片外來種的雜草野樹亂生,到處是化學垃圾的荒林。官商勾結、地產霸權、共產企業、中國殖民者等等,如同野樹雜草一樣佔搶奪港人的陽光,土地及營養。又有賣港販民主派,左膠國際主義者等化學垃圾釋出「建設民主中國」、「大家都是中國人」、「大愛包容」、「文化包容」的重金屬毒素污染香港文化土壤。

香港的文化土壤調理得當,「民主種子」才能扎根成長,民主要開花結果,最後還是得依靠全體公民的修養。勉強在文化根基未深的地方種下民主,往往不是種子的死亡,就是嫩芽枯萎,而最可怕的是長出一朵看似美麗但實質充滿毒素一咬即斃的惡花。歷史上不少民主革命,往往因為國民文化根基不深,革命遭騎劫,成為空有民主之名,但卻有獨裁之實,復辟成「另類帝制」的政體。而且,當某國充斥流氓、土匪、地痞,以殘賊之人為主要人口,那該國家的民主往往只會反映出賊性而已。

建國如開墾,我們要為香港收捨垃圾,清除雜草,將野樹連根拔起,我們要調理好香港的文化土壤,如此一來港人才有足夠的生存空間以及營養,而「民主」「自由」等種子才不會浪費,結出來的才不是毒果實。以上就是我支持收捨賣港賊,及支持文化建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