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最新民調顯示,18至29歲受訪者超越六成贊成台獨(其實可以反對嗎?)。前台灣副總統呂秀蓮卻說香港人後知後覺;20年前有人提出台獨的時候,不少香港民主派也在恥笑、反對他們。呂秀蓮說的是事實,那是被紅藍史觀荼毒的結果。然而觀乎民調出現「是否支持台灣重新加入聯合國」的問題,我怕港人並非後知後覺,而是不知不覺。

熟悉歷史的人都很清楚,國民黨不過奉麥克亞瑟之命到台灣接降,並非以國家的形式統治。中華民國憲法有關領土範圍的條文亦從未涵蓋台澎。在舊金山和約生效後,賊黨理應全面撤軍。聯合國是二戰後的產物。說台灣入聯是重新;則假定台灣必須黏附現有體制,將她一腳伸進沒有關係的「國體」,確認外來統治。

法理上,中華民國並無離開聯合國,只是蔣介石被中共取代了代表中國。換句話講,聯合國不會接受「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論述。因為國際社會認為「中華民國」不過中國一個朝,而非獨立於紅色中國的主權國(暫且不爭論這一點)。再講,一中各表論滿足了國共的國家認同、共同利益。台灣人亦難以控制外來政權和中國人的關係。

聯合國認為,台灣只是一個準國家。那是因為台灣根本未有一個建國歷程(Nation building)。沒有國家主權,便沒有所謂的主權獨立。外來體制是寄生、殖民台灣之物。台灣若以獨立的方式入聯,只能以台灣共和國的名義。

時至今日,不少港人還弄不清,台獨並非從中國獨立,即使是曾經或正在台灣留學的也不例外。中國紅軍以導彈瞄向台灣,不過因為外來政權屬中共革命的目標。然而每當談起台灣;香港人不是說台灣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是說台灣已經獨立,她的名字叫中華民國。

香港獨派人士招顯聰

在香港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