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上年開始到現在有22個不同年紀的學生自殺,本來寫了一篇文算是開解一下想自殺的人的,但我總是猶豫投不投稿。

然而剛剛看到又一個女學生跳樓的新聞時,突然明白為什麼我會猶豫了。原因有二,一、是沒用。其實誰會看我寫的東西?誰也可能會,但我覺得一定不會是已經在生死意念間徘徊的人,反正當你覺得非跳不可,雙腳都已經走上天台,我在多說叫你不要死都是浪費時間,好像各位情緒病的過來人說的,陪坐在你身邊比我講千言萬語有用。單單這個原因我就重新寫過這篇了。

選擇自殺的人,就是有一種孤獨感,當困難來臨時,覺得身邊沒有人,就算身邊有人,有親人,有朋友,都好像不存在一樣,更加不用提叫他們幫忙,口說一句「不用了,你一定幫不到我。」內心又想有人來救助,帶自己脫苦海。就算我說其實不是,一定有人會幫你的,他們都只會覺得麻煩,難開口,沒有人幫,借機推搪,要還,會被要脅,幫了一次沒有下次又不擔保,下次可能還是要靠自已,自己的事自己扛,前途的事你幫不了忙,一家不知一家事,不想做弱者被同情……數不盡的理由。正在鑽牛角尖的人,我說什麼都沒用,因為耳朵根本不是開著。所謂自我中心,其實不一定是驕傲自大,可以是自卑自我矮化和自我壓逼。或者原因有好多,但一句到尾,就是耳朵沒開,來硬的也不會打開,就正如張嘴就生在人家身上一樣,管不了的。

二、是憤怒,那篇報道說女學生其實很關心社會和時事,甚至在臨死前都對社會不公的現況感到不滿。或者大家自殺的原因有不同,但當大規模出現這個情況,大家的行為就總會有共通點。壓力永遠來自現在不合期望而且將來前路無明。一個社會會不停對同一個階層的一群人做同樣的事,面對的期望和前路是一樣的。讀書考試壓力,家庭壓力,對將來的前途的恐懼,沒錢不能過生活。老實說,哪一樣不是社會和制度的問題?

誰不想輕鬆過日子?為什麼想輕鬆過日子,代價是極度高昂?由幼稚園被家長逼學很多艱深的英文字開始,然後填滿興趣班,小學中學有TSA,又DSE,讀不到大學會覺得生活艱難,上了大學發覺讀了大學出來找工作更難,找到工作又人工低,但家中又有父母供養,儲錢想買樓要供一世然後下世能夠住,沒樓就沒得結婚……

香港人想輕鬆過日子的代價就是忙,極忙,沒有時間,沒有人生,沒有自我,只剩下情緒的自我。生活疲累到瘋掉,就想罵人。

父母為了養大子女,每日工作沒日沒夜,受了氣就回家罵子女,不罵子女的就好似儲元氣彈的,子女例如測驗低了點分,甚至不小心打碎一隻碗碟就順勢大罵舒發怨氣。香港競爭太大,父母總是望子成龍,以己的歷史度人(子女),覺得不做醫生律師就是沒前途沒錢,總會給最多物質和教育子女,認為學習夠多就會成材,就會有錢,子女不想做,達不到目標,比不上人就罵。子女學習上情緒上情感上有問題或者有說話想講想傾訴,父母因為忙而總是沒有時間讓子女去傾訴,久而久之又造成兩代之間溝通的隔膜。子女在學校裡面學習很忙,課堂密集,測驗考試林林總總,放學後又要上很多千奇百怪的興趣班,應付都已經成問題,現在還搞個TSA,每日就是忙到底,壓力之大令人每每想逃跑,然而父母之命不敢遺背,受不了壓力,但又不敢反抗,覺得父母為自己好,情緒最後只能內化,成為怨恨和無力感,而且慢慢不會表達出來。年紀比較大的就覺得捱過小中學,就算捱過大學,未來生活亦不能輕鬆,工作超時,人工又低,沒樓,為樓捱世界,不知何時到忙碌的盡頭。

忙碌,是香港一切痛苦的根源。但為什麼忙碌?為了錢,為了有層樓,為了「生活」得了。但為什麼要為錢為樓為生活而忙碌,忙碌到沒有時間,忙碌沒有跟父母子女相處的時間,忙碌到沒有發展興趣的時間,沒有自處沉澱的時間,沒有玩樂享樂輕鬆的時間,因為住屋是必須,而樓價一日貴過一日,生活指數高,物價貴,但老闆出手又低,又不尊重人才和人,商家和地產商可以隨時剝削你的利益,政府不會為你爭取社會公義,上層的人大家又理不到,對抗不到,大家就為了租金和為了生存就去壓逼比自己下層的人。想在香港創新,開一條新路,就因為租金貴,失敗成本高,為了供樓只能逼迫放棄夢想,回歸做住穩定低收工的牛工。政府每一種政策都在向大陸靠儱,香港人受益越來越少,沒錢買樓就連公屋都不知道要排隊多久,但大陸人就極速上樓,起基建就為了配合大陸和官商的貪污,就可以連基本民生都不理,市民只能夠忙碌下生存,必須計劃將來而不能放鬆,因為人生失敗的話,你沒有退路,政府亦不會幫你渡過低潮,但偏偏政府剝削的力度不停地增加,所以自己只能更加忙碌,越忙碌就越多問題出現。

忙碌,在香港生活是逃避不了的。到最後,情緒跟現實的壓逼交加,最後自己覺得藥石無靈,選擇死亡完結一切。

我明白這一切。但,你們沒有火的嗎?尤其是說得出社會不公的人,你們比大多數人都細心,了解到現今香港社會的問題是造成你我各種各樣的悲劇,你們「條氣」不會不順,不會不甘心嗎?你們明明沒有錯,明明努力地過你的生活,你們得不到應得的東西之餘,更要被社會制度和政府官商壓死。你們是不是聽得和理非太多,覺得和平阻止不了現今港共暴政就覺得沒辦法就去搞死諫啦?為什麼你不留住自己的命,忍辱負重伺機而動?香港有很多很多港豬,肯反抗,抗爭的人少一個就沒一個,你對信念的堅持就只有這樣?如果打開自己臉書看見一大群港豬藍絲罵不醒叫不聽的,就去加幾個泛民和本土的朋友搞搞「對沖」,大家都會幫你一齊罵一齊對抗的。

這篇文就是寫給無力感重的各位,或者是有點自殺念頭閃過的人。拜託,請不要選擇自殺。這個政府就是笑著你們一群他們口中的廢青,笑你們沒用,動輒要去死,你們看著這些新聞,每天都看著怎會不知道?「俾D火黎睇下!同路人我add你做fd又點話!」

越去避只會越怕,不要收藏自己,一齊動手動腦,出來反抗啊,不爽就罵出聲啊。這個制度,這個政權加害於你我,這是現實,但不要輸給現實,出來反抗不義的制度和政權,建立適合你同我的香港啊!

PS就算你不打算抗爭,你認為你真的做不到什麼,都不要自殺,請你撐多一會,不要買樓,儲錢移民就好,物價低的地方有很多,周圍都能做大爺大小姐,輕鬆做自己。這個世界很大,總有第2條路,不會沒路走的。

PS2利申一下。我小學時曾經有過情緒病。而中學時曾經死過,走過地獄一趟。兩件事沒有關連,情緒病都是靠自己撐過的。我想講,地獄是自己製造出來的,你帶著什麼意識去死,就會製造一個怎樣的地獄,每一個人都會困住在自己的意識裡面,直到有人或者自己叫醒自己,我比較好運,很快了解那裡的熟悉感不是現實,令我質疑自己身處的虛假空間,自己叫醒了自己,撿回一命。其他沉迷在自製意識裡面的人,就好像在原地佈置好一個舞台一樣,自編自導自演著一齣齣戲碼,快樂的人快樂下去,痛苦的人痛苦下去,就算身體灰飛煙滅後亦不會完結,直到有人叫醒你的靈魂為止。死亡,絕對不是解脫的辦法,解脫只能由生存時的意識意念做起,這一點跟佛家的輪迴觀點差不多,但親身感受過後回想,一切了然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