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工人權益,外國做得很多,早些年每每見英國不同工會發起罷工示威。人家說的罷工,是真的罷工,癱瘓一個行業,或是癱瘓社會某部分運作。

香港的罷工,最近又最長的一次便是碼頭工人,在那手腳也放不開的地方坐12小時,得那千多元,長年累月才終於有人受不住。卻不是什麼人都受不住的,印象中當時罷工還罷工,碼頭還是有貨上上落落。罷工要求加薪20%,最後以加9.8%收尾。有成效嗎?不能說沒有,但這班工人提起了多大勇氣才能放下工作,去爭取權利?

香港人很怕「輸蝕」,對罷什麼罷什麼通常不太感興趣。早前一批家長發起罷考小三tsa,網上有聲音指出沒有成效,想想也對,家長們贊成罷考,那是贊成別人罷考,回到自己的子女上去考慮,又會思前想後,想得最多的是要是自己罷了,別人不罷,那自己的孩子不就成眾矢之的?

每個人都不行動,每個人都等別人去做,口說憤怒,嬲完明朝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頂多在facebook有上千個分享,更甚在主流媒體曝光,太陽照常升起,社會照樣運作,這樣你責備的政府、公司又怕些什麼呢?何必向你地妥協呢?

2015年德國醫護人員罷工十日,工會投票有超過95%人贊成罷工,當時有一句格言:「危及病患權益的不是罷工,而是醫院的人事政策。」

香港的醫療問題何止人事政策,資源短缺、床位不足。公立醫院從來沒有停過高峰期,只有一峰還比一峰高。醫護人員以命換命,只換來局長一句「誤解」,怎說不氣上心頭?醫療人員罷工,肯定會被社會各界遣責不負責任,但難道要醫生護士每天疲於奔命,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硬著頭皮上戰場才叫負責嗎?他們只是有醫護知識的普通人,而非伸手就能癒合傷口的神仙!

我只是如此說罷了,要罷工,他們先要過得了自己那一關,不論是責任心還是怕輸蝕,但不罷工,這群連休息時間都沒有的人間天使,又何來時間作「和平」、「理性」的示威抗議,表達憤怒,換取一點關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