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時,比賽已進行了四局,而AlphaGO贏了其中三局,向世人展示了AI的發展程度。有論述認為這意味着職業棋手尊嚴的喪失,同時預言人類將會拋棄棋藝。筆者不懂圍棋,卻對國際象棋略有心得。參考國際象棋的發展,或能給我們一些啓示。

1997深藍戰勝棋王Garry Kasparov,被認為是AI發展的里程碑,雖然當時有傳言說深藍特意針對棋王的風格微調,在開局有高手背後指點云云。不過時至今日,你手中的電話絕對能國際象棋中戰勝不少好手。例如世界排名第五的美國棋手中村光,在AI Rybka 的輔助下,在2014年仍然以兩和兩負不敵現今世界第一的AI Stockfish。

問題來了:AI戰勝人腦後,國際象棋有末落嗎?以我的觀察,沒有。雖然在香港這絕對是小眾興趣,但世界上的比賽數量,人對棋的興趣沒有減少。反過來說,有電腦的輔助下,職業棋手更能有效分析棋局,現今第一棋手Magnus Carlen也不諱言他會用電腦輔助他準備比賽。當然對比以前充滿個人色彩,重視戰術和攻擊的年代,現今的棋壇高手都偏向保守穩健的打法,這是題外話。

對於我這種興趣為先的玩家,根本不會介意電腦比自己棋力高。正如你不會和汽車賽跑一樣。說到尊嚴問題更加兒戲,因為AI是沒有自我意識,根本不懂什麼叫尊嚴。正如你考試時用計數機,你不會說你失去尊嚴一樣。

以我為例,我執白棋時喜用王翼棄兵開局King’s gambit,若從電腦角度會覺得沒必要,因為有其他更穩妥的選擇。但棄子同時我也能破壞對方兵陣,加快我方發展,令局面更開放。根據電腦絕對不是最強的走法,但過程中能走出自己的風格和思路,不論贏輸也令人着迷。

那職業棋手呢?會不會有存在危機?目前來說還沒有,除非電腦已完全解透象棋(例如五子棋,我們沒有世界五子棋比賽),不過開始有職業棋手作弊的新聞是實情。即使AI的發展如何厲害,始終沒有一套必勝的方法。電腦只會憑計算算出某一步對局勢有幫助,但棋盤上的發展何其多,亦不代表你自己想出的一步比不上電腦建議的。

只要對手是人,就會受思維慣性、壓力和情緒影響,絕對會影響棋局的發展。AI的出現令人更想着意去找出新的棋路,避開主流已分析得很深的棋路。例如國際象棋中很常見的西西里防禦(Sicilian Defence),我有時會主動棄一兵(Wing gambit),防止進入常見的變化如Dragon variation 和Najdorf Variation。當對方慢下來要想的時候,我就知對方不熟悉這個領域,時間上和心理上我就有了優勢。下棋需要的功夫不只是棋盤上的計算,而是兩個人的戰鬥。有這樣的心態,一日電腦沒有完全解透棋,棋亦會有它的存在價值。

棋不只是計算,而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