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聽到老師叫我的名字,慣性地我走到他跟前,手中接過了試卷。

試卷上的分數是「20」,「30」,還是「40」?我看不懂。反正是不合格,反正都是一堆像蚯蚓般扭曲了的線條。

我直望老師像金魚不斷開合的嘴巴,我聽到他在訓話,但我聽不到他説甚麼。我在聆聽的是腦海那把熟悉的聲音: 「你再不好好讀書就上不到大學,那你的人生就完了!」

我按耐着心中的燥動,緊握着拳頭,回到我的座位。

回到家裏,我全神貫注地凝視試卷上的分數。紅色的墨水像血液般流遍了紙張,開了一朵又一朵的血花。

又是那把聲音:「你再不好好讀書就上不到大學,那你的人生就完了!」

「咁又點?」我忍不住回應。

「上不到大學了就找不到工作,你人生就完了!」

「咁又點?」我大聲了一點。

「找不到工作就不能結婚生仔,你就玩完了!」

「咁又點?我遲早咪一樣要死?!」我發了狂地大叫。

我的叫聲驚動了媽媽,我騙她説是練習話劇,打發了她。但我要打發的還有那把死纏爛打的聲音,所以我決定,瘋狂讀書!

* * *

有一個月吧?我回到家就不停溫習,連睡覺也沒有。如果上不到大學是彌天大罪,不睡覺也不算甚麼吧。

再次從老師接過了試卷,今次的分數我看懂了,是「100」分。他像是讚賞我,我報以微笑...然後在他面前慢條斯理把試卷撕成碎片。

那把聲音回來了:「你做甚麼?還不快向老師道歉?」

「關你撚事!」我大叫。

同學和老師當然不知道我在跟誰説話,我看着他們呆若木雞的表情,不自覺地哈哈大笑,笑得眼淚直流。這世界是如此的滑稽,如此的荒唐!

我把紙碎撒向天空,試卷成了我慶祝勝利的雪花,在雪花中我跑出了班房,跑出了學校,跑出了這個世界...

我跑到一座高樓的天台,藍天近在咫尺,萬物在我腳下。遙望一望無際的天地,這是我過得最痛快的一天!

站在石屎的崖邊,我直望腳下灰色的深淵,想像跳下去會有甚麼感覺。

那把聲音説:「生命無價,愛惜生命!你死了家人會很傷心啊。還有,自殺是違法...」

我笑罵:「我鍾意幾時死就幾時死,關你撚事!」

望着日落西山,我想太陽多輝煌始終會落山,花兒開了又飄零,生命是無時無刻步向死亡的旅程。藍天成了一片灰色的鐵幕,漸漸壓迫着我。我有點衝動想跳下去,那也再不用聽那聲音囉嗦了。

「明天會更好...」

「這是甚麼鬼話?」我忍不住大笑。明天是好也可以是壞,但死亡卻是不爭的事實!不要給我虛假的希望,儘管是絕望,我也寧願要真實的絕望。而在死亡的絕望中我偏要活著,又奈得我何?

我笑道:「有一天我活厭了自會找個有趣的方法了結,你要囉嗦即管囉嗦,我自有辦法跟你磨,哈哈!」説罷,我吹着口哨,離開了大廈。

回到家裏,看見媽媽一臉蒼白,我柔聲地安慰她説:「不用擔心,冇事。All is well!」然後開始寫我的《狂人筆記》。

* * *

在絕望裏反抗,我找到自由,也找到活下去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