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不斷有學生自殺,全城瀰漫著一陣陰沉的氣氛。
有人直指暴政,有人痛斥教育制度,也有人說廢青抗壓力不足。
表面可能如此,但是自殺問題,更深層應該去思考的,是一個不能回避的問題 —
「為什麼我要活著?」
一個致力要推翻暴政的人是不會自殺的,因為他有活著的原因。
一個矢志要發現重力波的人是不會自殺的,因為他也有活著的原因。
一個養妻活兒的人是不會自殺的,因為他也有活著的原因。
但是當暴政透過教育制度制造一個又一個廢青,少年人還有什麼活下去的原因?

他們沒有選擇地出現在這個世界,沒有選擇地被上一代回歸祖國了,沒有選擇地被上一代地產霸權了,沒有選擇地被上一代殺死所有中華白海豚,沒有選擇地被上一代投進教育機器中當一個考試機器。
把香港弄得像垃圾一樣,你們這群大人有個屁資格「請求」我們活下去?
然後每天看著身邊所有大人全都像條狗般活著,有什麼希望可言?
反問一句,為什麼他們不可以像個人般死去?

有人會說:活下去,總會有希望,總會有開心的時候,總會有你想追求的事出現。
或者是不是該先把次序弄清楚,他們有必要逼自己活著嗎?
尋死的人就是對將來失去盼望,才決定就此結束。
強迫他們活下來尋找看不到的希望,這是那一種折磨人的遊戲?

想遏止自殺潮,要做的不是說幾句「加油」,也不是口頭說句「唔好死」。
要少年人唔好死,就請給少年人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還他們一個夢,還他們一個看得見的明天。
用成年人的一生去實踐給他們看,讓他們相信活著是開心的,是值得的。
用行動告訴他們,工作是買得起樓的,民意可以改變社會的,明天是比昨天更好的。
常說大人是小孩的榜樣,各位大人你們撫心自問,自己是一個好榜樣嗎?
你是一天活得比一天苦,還是一天活得比一天快活?你是薪金高於通脹,還是看著樓價吹佢唔脹?
少年人看著你們,是覺得「我將來就要像他一樣!」,還是「我將來如果像他一樣就糟了!」?

今天的少年人只看到,社會愈來愈差,樓價愈來愈高,規則任由當權者操縱。
我投票,你功能組別;我示威,你無視;我佔領,你催淚彈;我掟磚,你開槍。
的確你們大人贏了,在武力上,在權力上,你們勝利了。
宣告勝利吧!
既然這個遊戲我們玩不下去,那我們不玩了。
最後的反抗,是集體自殺和絕育。

柳臣不鼓勵自殺,但當絕望灰機遍佈香港,最後的反抗總有一天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