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條 香港王國為一主權獨立的君主立憲制國家,君主為國家元首,代表香港王國,不設任期,惟六十五歲後即當退休。男性的君主稱為國王,女性的君主則稱為女王。君主的選舉方法見附件一。」《大香港憲法》初稿

在香港建立君主立憲國家之理想,並非由我首先提出。早在我草擬《大香港憲法》以前,城邦派已經有人提出君主立憲制比共和制的優勝之處。當然,要在香港實行君主立憲制的難度很大,支持者亦不多,我亦不預期這份憲法草案最終會成為「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的議案之一。然而,既然共和主義者仍未提出其草案,我這個君主立憲主義者當然要先聲奪人,從而引起大家對於全民制憲的討論。

君主立憲源於英國;然而,英國與其他國家的君主立憲不同,並無成文憲法去規管君主權力,只是用鬆散的條例、法案和宣言去約束君權。當中最著名的就是1688年《權利法案》。今日英國的君主立憲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君權形同虛設;相比起其他歐洲現存的君主國家,例如挪威、瑞典、荷蘭、丹麥和西班牙,其君主在二戰結束後依然擁有實權(當中西班牙和瑞典都是後來君主主動推行民主改革、下放權力,才走向虛君共和)。時至今日,英國君主立憲制已經變成「虛君共和」,英女王伊利莎白二世已經毫無權力可言。

然而,在東亞,今日幾乎只有日本才算是虛君共和的君主立憲國家;而且在二戰結束前,日本的君主立憲制依然容許天皇掌握大部分的實權。東南亞國家如汶萊,君主依然權力很大;而在柬埔寨和泰國,君主更成為穩定政局的重要默素。經歷赤柬的恐怖統治以後,柬埔寨恢復君主立憲制,以安定民心;而近年泰國多次政變,最後都是由泰皇走出來擺平。馬來西亞由於是聯邦制,加上政府貪污,國家元首(君主)的聲望當然就很低,然而部分州屬君主卻積極發表政見以討好人民,成為在這個言論自由受盡惡法打壓的國家裡,制衝州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的一個大聲公。當中最出位的當然是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依斯邁以及其王儲東姑伊斯邁,彼等經常公開批評執政聯盟「國民陣線」的貪污問題。

我所言的君主立憲,其實並非虛君共和,反而有點傾向馬來西亞和泰國的君主立憲制;但這兩個國家對於君主權力的運用沒有太清晰的約束,實屬不當。再者,兩國之君主之所以能發揮穩定政局的作用,只是由於國內的民主政治仍未完善,形成威權政府。因此,我在大香港憲法所提出的君主立憲,其實是一種新的君主立憲;我提倡設立君主,並且為君主保留非常有限的權力,是有幾個目的和原因:第一,維持國家宗教和禮儀之承傳,主持禮儀及封爵;第二,當行政與立法之間制衡失效時,作最後把關,當惡法在行政與立法機關同時由執政黨把持而被通過時,君主可直接運用權力發動公投,而無須經過任何高門檻的公投啟動程序;第三,領導監察機關(審計署和廉政公署,另外還有選舉委員會),委任終審法院法官,確保彼等完全政治中立,獨立於行政與立法機構的政黨政活考慮;第四,掌握大赦權,確保大赦權的運用獨立於行政和立法機關。根據《大香港憲法》第十二條:

「君主負責主持國家禮儀,享有以下權力:

(一)監察權;

(二)囚犯大赦、特赦、減刑及復權;

(三)策封爵位權;

(四)簽署法案權;及,

(五)啟動公投權。

君主不得干預香港王國的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若君主因休假、外遊、病患、被控罪或其他任何原因而無法主持君主職務,君主當委任攝政代理其一切權力,直到指定期限為止。若君主因故無法任命攝政,則立法機關全體三分之二議員當選出攝政在指定期限內代理君主之一切權力。」

整個概念其實有點像孫文「五權憲法」中的「監察權」;然而孫文的想法卻是不合理的,因為監察院最後還是總統所控制,監察院根本不能獨立於執政黨的政治考慮。在台灣,事實上監察院長期成為國民黨打壓反對黨的政治工具。

監察機關由一個沒有政黨背景且須嚴守政黨中立的君主委任,以建立公信力,同時盡可能獨立於政黨之爭。廉政公署和審計署一旦成為政黨鬥爭的工具是非常危險的;而主持選舉的選舉委員會更應當完全做到政黨中立,確保選區劃分、選舉過程等對所有候選人與參選的政團公平。

另外第十四條當中亦使君主能夠約束行政機關發動戰爭,以免軍事成為行政機關隨便用來轉移國內矛盾視線的工具:

「香港王國政府全權主管香港的防務,惟當涉及對外宣戰或參戰,及對外派駐軍隊時,政府必須得到君主簽署相關法令,方可進行。」
「如香港王國政府需要動用軍隊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時,必須得到三分之二的內閣官員贊成以及君主同意。」

第十四條後半部分更是重要,使政府不能隨意動用軍隊「維持社會治安」。即使執政黨同時控制了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大多數,只要君主不同意,執政黨就不能隨便動用軍隊以「維持治安」之名實行鎮壓、戒嚴等舉動。

在《大香港憲法》之下君主成為制衝行政與立法的重要權力。第十七條規定,「香港王國的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得到君主簽署,方可生效;惟若君主拒絕簽署,則必須將法案按照公投條例付諸全國公投。除了付諸公投以外,君主不得修改或否決立法機關已經通過的法律。」然而君主在這裡不是虛君共和中的橡皮圖章,而是有權拒絕簽署法案的,只是當君主一旦拒簽法案,就要把法案付諸公投,而不能直接否決。公投後的結果君主必須遵守。如果公投後法案獲得通過,君主就必須簽署通過法案,否則就應當自行退位,由攝政簽署,然後國家選出新的君主。

《大香港憲法》中的君主立憲制真為一種新的君主立憲制,在政治哲學上絕對是一種創新。然而其最具爭議性之內容,並非本文所解釋的君權,而是君主產生辦法。下一則文章將會就君主選舉方法作出詳細解釋。

安德烈
主後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
大齋期第五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