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民主派衝上主席台,仍然無法阻止高鐵議案通過,和理非派再次敗北而回。

然後呢?

然後就要接受武力抗爭,甚至去到「武裝到牙齒」的地步。

建制猖狂,源於不需付出代價,反正選舉比例代表制,必然取得一定數量議席,民主派「票債票償」純屬放屁,就算不幸落選,有關當局也會重酬犒賞,往後人生得到豐厚保障。和平手段根本懲罰不了建制。

建制最害怕的,是「有錢冇命使」,針對這個弱點,就是使用武力,致使政敵付出肉體代價,輕則肢體殘障,重則失去性命,建制方會收歛。

議會已死,留著樟皮圖章們做什麼?

這也是梁天琦所講「以死相搏」。

如果今日勇武派佔據立法會議席,肯定「對準政權」,毆打剪布的陳鑑林,然後來個議會武鬥,打個落花流水,不比選票,只比拳頭,最好陳鑑林被打死了,震動香港政壇,警告建制勿再妄動,否則天譴繼續。

議會裡如是,議會外如是。美國共和黨初選,川普到芝加哥競選宣傳,發生支持及反對者打鬥事件,看來美國人也覺醒了,放棄虛偽政治正確,直接全副武力對抗。

非暴力,不能道德感召世人。香港人信奉實力主義,欺善怕惡,是徹底的強者邏輯,即使這個強者充滿暴力。擁有力量,天下歸心,人性從來如此,絕非臭老九迂腐道德經所講的那樣。

所以,以後面對建制集團挑釁,直接武力還擊,把他們打到崩潰為止。氣勢就是這樣煉成的。

善力,武也。惡力,暴也。

香港人需要調整心態,迎接新時代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