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去年奧斯卡影帝之作——《The Theory of Everything》飾演霍金後,Eddie Redmayne 再次向高難度挑戰:在改編自同名傳記《The Danish Girl》扮演一個變性人。在公映之前,這部電影已經備受傳媒及群衆,特別是LGBT的關注,畢竟這個講述人類歷史有記錄以來第一個變性手術的改編故事與跨性別話題息息相關。

故事講述在丹麥有一個女畫家Gerda,因一些偶然和丈夫Einar(也就是後來的Lili)玩男扮女裝“遊戲”,陰差陽錯之下引發丈夫的女性向:開始經常穿女裝出入,開始愛模仿女性的舉止,甚至開始用女性的身份與男性約會。到後來,在衆多歧視的眼光下,他(還是她?)更要求做變性手術,希望完全擺脫男性的軀殼。在第二次手術中,他雖然裝上了人工陰道,總算變成了女性,卻因細箘感染而離開了這個世界。

故事平鋪直敍,並沒有什麽轉彎抹角,整套電影的看點卻是Gerda和Lili由夫妻轉化成知己的心路歷程。Gerda(Alicia Vikander飾)方面,她作爲妻子由一開始和丈夫雖膝下無兒但仍恩愛非常,到玩“遊戲”玩出“禍”而後悔;由起初不接受丈夫的改變,到體諒、包容、支持;Gerda每階段都受到一定程度的掙扎,而Vikander把妻子那種愛恨絞纏,難離難捨,由不情願到心底裏支持的感覺可算是發揮得十分精彩,把角色拿捏得非常到位。至於Lili,正如筆者引子所言,這角色可算是向高難度挑戰,皆因扮演的是雌雄同體跨性別人士的轉變,演技稍有欠缺便會演成同性戀的娘娘腔。Redmayne精彩得演技再加上化妝和服裝的配搭,令觀衆能深深體會到Lili雖擁有男兒身卻想變成女人的那種渴望,的確令Redmayne有力爭奪今年的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可惜,由於劇情有點過於平淡,把Einar慢慢成爲Lili的心理轉變只輕輕帶過,稍覺兀突,令筆者在戲院中只感受到Einar渴望成爲女性的強烈感。

另外,電影的色調、服裝、布景也是看點之一,雖比不上同是今年奧斯卡熱門《The Revenant》那種自然美,但還是令人感覺很真實很有美感。筆者特別喜歡電影最後Lili送給Gerda的圍巾在山上被吹走那一幕,劇情雖然有點老套,但在風景和配樂的配搭下,容易令觀衆最後對Lili的印象不是遺憾,而是覺得她已經達成了自己的夢想,可以安詳離去。

《The Danish Girl》無論在演員、化妝、布景、道具方面都是一絕,但劇情平淡令它比不上Redmayne影帝之作,話雖如此,仍然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