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有時會勢孤力弱,需依賴其他強勢而存活。

當「國家」地位及能力過低,不足以抑制「次強勢」、未能執行職責,則惡人可欺壓弱勢、天秤失衡。因此「國家」必須想辦法增加能力,重奪威風,得以履行職責。其只能從其他私人團體手上乞求履行職責所需的能力如錢、人、地。如是,「國家」的部份能力來自私人團體,其就只能依存於之。

私人團體掌握「國家」的命脈。其沒有義務和職責,只顧私利,可隨時收回對「國家」的救濟;又位在「國家」之上,大可為所欲為。「國家」失控未係必然,但其地位過低卻肯定造成破壞。

因此要達成「國家」為首,但其又能夠受牽涉而不至於失控的平衡。

國家的制衡

以體制、憲法來規範「國家」,期望其會依照規則行事、不濫權,冀望國家不會暴走。

但無論如何,掌握實質力量的「國家」,要擺脫桎梏並不難,只需開槍。當制度無法牽制暴走的「國家」之時,就要將事情倒帶重播,我們要防範於未然,趁「國家」未擁有實質力量之時,或該說,要由人民親手控制「國家」、奪去「國家」無中生有的力量,只有這才能避免「國家」暴走。因此「國家」不能獨立自主,須受到人民牽制。由最弱勢的人民牽制著「國家」,猶如鬥獸棋的階級循環,猶如生物鏈的規則,環環緊扣。

建構了生物鏈式體系之後,人民可削減一方能力,如暴走中「國家」的能力,亦可增加「國家」的能力以抑制「次強勢」。但前提人民要有剩餘能力可添附於其之上,亦需其積極的政治參與。當人民弱小得未能自主獨立、需依賴他人所賦予的額外能力而活之時,「力量來自人民」也只空談、自動崩塌。

一切指望人民心中之正義,懷惡心之眾會領世界去向崩壞,或恨一個明君善政。但我相信大眾之決策總比一人好,終究「國家」本為服務人民。這不保證悲劇不發生,卻可阻止其漫延。只是我單方面的信念而已。

全民制憲

由人民制定憲章,以憲章限制「國家」,防止濫權。基本上可看成為人民制衡「國家」的手法。但「國家」的構成辦法必須包含在內,若缺少針對「國家之能力來源」的描述,則無法人民有效限制「國家」的威脅,一旦暴走難以收拾。
制度不會完美,只得力臻至善。全民制憲雖未足夠,未能徹底阻擋「國家」邁向暴走失控,但起碼係一道防線,總好過無。


The beautiful Magna Carta as viewed at Salisbury Cathedral when i was 5 months old. Not only is this a beautiful piece of typographical art, it represents the first documented constitution and ‘great charter’ protecting subjects liberties from King John in 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