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

圖一:青年新政的游蕙禎上社民連喉舌花生台節目《火燒萬世橋》,當中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區諾軒為該節目主持

2016年3月9日,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到花生台節目《火燒萬世橋》當嘉賓,事件在3月10日於網上瘋傳,青年新政受盡本土派指責;令人意外的事,連向來寬宏大量並且不太留意網絡罵戰的黃毓民議員,當晚竟然也在自己的節目myradio的《毓民踩場》中,公開指「我唔當青年新政係本土派」。在短位一日的時間內,幾乎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與香港復興會所有的支持者都走出來罵青年新政為「偽本土」,當中不乏本土派的社運人物與網路名人。

我撰寫本文,無可否認是有一種蕭若元式的認屎認屁心態,想對大家說「我day one一早已經講咗」;然而,當我再反思,我反而向自己提出了一個大問題:既然我已經在一年前公開指出青年新政有問題,為何當時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而繼續相信青年新政呢?我發現原因原來很簡單,就是包裝。

2015年6月,我同何志光當時係myradio嘅《建國弟兄會》先後批評本民前及青年新政勾結左膠(前者當時同陳白山合作,後者當時上腦燒的謎米;重溫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siAmKffjGg&list=PLj7XZwbM5ZLpyMx40dXFHV5ppbyvw95EH&index=6)當時我卻被大多數本土派支持者譴責為「搞分化」、「攻擊同路人」。結果舊年九月本民前爆出Figo chan事件,黃台仰被指與左膠篤灰怪Figo Chan過從甚密(當然,後本魚蛋革命之後,本民前大批成員被捕,已經係完全將功補過)。現在,青年新政的游蕙禎重蹈覆轍,上花生台當節目嘉賓,終於被人指罵。但游蕙禎用甚麼態度回應?她沒有像黃台仰般改過自身,而是在facebook說出一句「人情已還,中間跑出沒有預料過的人事,唯有硬著頭皮繼續。」假裝無辜。青年新政的召集人梁頌恆更表表如此偉論:

「其實上花生台講下無聊嘢好閒姐…就算燒山約我做live 隻抽我都夠膽去架,到時唔通你哋屌我痴埋去燒山到咩…唔好咁啦…」

黃毓民的名言「唔好上facebook打飛機」真的很有道理。是次青年新政的成員在facebook胡言亂語,把整個問題惡化,才徹底促成青年新政完全失去之前所建立的形象。青年新政是靠包裝自己為「新」和「青年」而起家的,一直自稱自己為本土派,卻未曾寫出半點本土論述的文章,又未曾像本民前走上前線衝擊。如陳雲所言,從未交出投名狀的青年新政只是新泛民組織。

花生台有甚麼罪?花生台是社民連的喉舌,並且以篤灰聞名;2014年雨傘革命失敗後,花生台的主持P仔就公開在網上發表本土派義士的照片。而且花生台是清一色的左膠主場,不像2015年還未完全變成腦燒一言堂的謎米台。

然而,最後我必須反省的是,為何當年我公開指責青年新政卻被批評。同樣,這也是包裝的問題和形象的問題。其實腦燒之「燈神現象」亦正正源於其惡劣之形象。他愈鬧本土派,就愈多人覺得本土派值得同情。文匯大公愈鬧本土派,就愈多人覺得本土派有道理。當然,因為對方形象差而不相信對方的說法,是一種人身攻擊謬誤;然而無論是從政者、社運行動者還是知民網民,亦當考慮到如何讓他人最容易接受自己的說法和想法。何志光當然間中也會說出一些道理,鬧對一些人和一些事,可是由於他的形象就是一個亂開地圖炮的瘋子,形象太差,自然就沒有人相信。因此,我等在攻擊他人之前,必須謹慎。

主後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