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要快樂成長,最緊要生活上有個伴。唔係要乜鬼輔導!

至嬲係,但凡出咩事,政府就話派啲乜鬼「專家」去「輔導」下!邊個人會鍾意自己好似有病咁要人來「輔導」架?

青少年最好良伴當然係自己同年紀的青少年。但依家啲學童,各有各忙,番學補課已經忙死,放學又要補習、被家長安排去學呢樣果樣。連交朋友和同學仔相處的時間都無。

更甚者,成個社會有著互相攀比的氣氛,孩子與孩子之間,唔係「做伴」,而係「競爭對手」,年紀小小就要機關算盡,你防我我防你,咁邊度有得喘息?

孩子另一個良伴,係老師。跟住老師,除左學習課本知識,仲可以學做人,跟住老師去探索世界,學習各類新奇古怪的知識。係學校,老師同學生,係有好多得意野好好玩。

但無法子,香港啲老師忙到咁,咁多行政嘢做,仲要一個老師對於四、五十個學生。你話課程唔駛咁忙,一個老師只對住十幾二十個學生,個老師見個學生中堂有乜情緒困擾,可以立即在課餘時間,以「朋友」的方式,同個學生傾下偈。有需要時,老師可以搵其他老師和學生,成班「朋友」一齊四四六六拆掂佢。

出外靠朋友,朋友兩脇插刀先至係解決人生難題的最佳方法,並唔係乜鬼「輔導」。只係香港成個教育制度,以及成個大環境,好似無空間俾大家仔細去交朋結友。

人類,係天生的Social Animal,有問題,自然會搵朋友幫手解決。就算有啲問題係解決不了,與同學仔一齊去打下乒乓波,篤盤康樂棋,甚至無乜正經嘢做,跟朋友仔一齊嘻嘻哈哈惡作劇一番,已經忘記左煩惱。

現在香港荒謬之處係,整個教育制度,唔單只令學生不快樂,仲要去剝奪學生們正常交朋友的本能!典解o既?因為二、三十年前,香港政府引入左New Public Mangement的管治概念,乜嘢都數字化,樣樣資源點運用都算都盡。在數字化管理思維下,人不再是人,只不過是一堆評核數字。學生要接受評核、老師要接受評核,學校要接受評核,使得任何人都為了跑數而疲於奔命。天天掛住跑數,又點樣好好地交朋結友呢?朋友就係要用時間去相處,朋友就係大家唔駛計較。

但奇就奇在,香港政府對住市民的基本生活,每筆錢都算到盡,但面對那些大把象工程,卻好像毫不計較,幾百億幾千億係咁倒錢落海,面不改容。應對學生連番自殺的問題,如只是開兩場座談會,派幾個「專家」去學校「輔導」一下老師和學生當處理左,只係門面功夫,完全沒有解決問題。要解決問題,必先全面檢討整個政府施政哲學,並把人當作成一個人去看待,而不單只是一組任由評核的數字。

人是有血有肉的動物。即使電腦捉圍棋贏了人類,並不代表人類會放棄捉棋。因為捉棋最好玩之處,不是輸贏,而是有伴,有另一個人陪住自己一齊捉棋。捉完棋仲可以一齊飲酒、傾偈。人類係需要有伴的動物。改善教育制度,方法只得一個,就是把時間歸還給孩子,讓他們有朋友作伴,快樂地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