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練,本來是為了讓孩子有更美好將來,讓他們有生存本領,能夠貢獻社會,但操練操得太辛苦了,孩子今天不想做人了,自殺死去了。現在孩子人都死了,沒有將來了,我們還為將來操練甚麼?

評級,就是把學校分成不同等級,級數低的便殺校,讓教育資源運用得更有效。但明明孩子需要小班教學,需要更好的師生比例,需要更多校舍,需要老師更貼心的關懷和照顧,需要快快樂樂的校園生活。但今天的孩子不快樂,他們被迫要上學。壓抑的校園生活,令孩子再也不想活。孩子要自殺,教育資源運用得更有效率,又有甚麼用?

在扭曲了的香港教育制度下,到底操練是為了甚麼?評級是為了甚麼?教育局局長,你每個月向香港市民支取數十萬元的薪酬,你的工作就是檢討教育政策,解決社會問題,而不是教市民去日本吃放題!

教育局局長,學生接二連三去跳樓,你只懂得叫家長加勁,多點關心子女,你卻完全置諸度外。香港為何還要教育局?家長何不自己開私塾?

教育局局長,當初你新上任時,最得力之作就是推行愛國教育,讓孩子以身為中國人為榮。但你有沒有聽過,中國人有一句老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日的香港,公公婆婆去醫院看病,要排三日隊。孩子們亦很懂事,懂得去排隊,只不過是因為生無可戀,排隊自殺。香港一眾昏官,完全置之不理,還好意思天天把市民當作提款機,興建大白象,倒錢入大海。

中國人還有一句說話:「苛政猛於虎」。今日的香港,孩子們在教育苛政的壓迫下,莫說要做中國人,連人也不想做。「蒼蒼蒸民,誰無父母?」問死去的孩子,哪一個沒有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哪一個父母不曾向子女獻上萬千寵愛,還需要勞煩教育局局長提醒家長加把勁?「布奠傾觴,哭望天涯。」眼見孩子們一個一個死去了,我甚麼都做不了,只能強忍淚水,撰寫悼文,祭奠亡魂。「天地為愁,草木悽悲。」天地萬物,一草一木皆有情,而教育局局長,你卻是無情!

「鳴呼噫嘻!時耶?命耶?」是孩子們生不逢時,還是生為香港人,命該如此,難逃此劫?「為之奈何」,悲痛如此,我亦無話可說。最後只能問教育局局長一句,你到底幾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