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君走到露台,拿起那個已經有幾道劃痕的打火機點起了煙。劃痕記錄著它陪隨E君走過幾多個年頭,但從打火機仍然保持著它原有的光澤,因為E君閒時總會用棉花沾點酒精,細心的擦拭機身。對E君而言,這個只不過二百多元的打火機比一切都重要,因為它教懂了E君愛情這一回事。

在E君認識那位女朋友之前,煙已經陪著他好幾年。那個時侯他對打火機沒有要求,家裡幾個打火機都是在便利店十數元的貨色。直到E君遇上了他最愛的另一半,在第一年的紀念日裡她送了E君一個ZIPPO的打火機,然後向E君說了一句說話。

「以後只能用這個我送你的打火機。」

當晚,她替E君扔了他家裡所有的打火機,只餘下了她送的ZIPPO,E君雖然不太明白女朋友這行為的意義,但他還是聽從女朋友的命令。除了手上的情侶戒指之外,這個打火機成了E君最常帶著的物件。剛開始E君就當它是普通打火機般使用,但過了沒幾天,E君發現這打火機失去了最基本的功用,也就是點不了火。過了十分鐘,E君才明白原來是打火機汽油用光了,急忙到樓下的五金鋪買了一支打火機用的汽油然後每幾天就要為打火機補一次汽油。

又過了一段日子,這次輪到打火機點火的輪卡住。E君特意走到一家專門賣打火機的店鋪看看是不是打火機壞了,結果卻發現原來是打火石磨光,要更換一顆新的。回到家後E君打開電腦找了一下打火機的保養方法,才得知原來除了汽油跟打火石外,棉芯更裡面的棉花也要定期修剪,更換。E君心裡埋怨連點個火都要準備這麼多的工夫,但由於這個打火機是女朋友送的,不能扔,也不捨得扔,所以E君為了打火機能好好運作,只能好好的保養它。

轉眼間又到了另一年的紀念日。E君的女朋友在晚餐過後問E君知道為甚麼她要送一個ZIPPO的打火機給他,而且不準他用以往便利店買的打火機嗎?E君搖了搖頭。

「你以往對女朋友就像對便利店的打火機一樣,只知道點火時要用它,壞了也不想想為甚麼,隨手扔了就買一個新的。我可不想成為你下一個便利點打火機,所以送了這個ZIPPO的給你,希望你知道打火機有問題的時候會去弄好它,平時會好好關心打火機的狀況,而不是隨便的就扔棄它。你懂了嗎?」

E君聽後緊緊的抱著了他的女朋友。他沒想到原來一個打火機居然可以包含一種最完美的愛情,他更加沒想到的是原來這個女朋友對他有多重要。這晚過後,E君與女朋友的關係更加親密,每次吵鬧過後大家總會找問題原因,不會隨隨便便就扔出一句分手。

手上的煙已經熜滅。E君回望身後在床上熟睡的的女朋友,他興幸自己能找到一個教會他何謂愛情的女朋友。E君放下了打火機,在床上從後抱著了他的女朋友,在她耳邊輕聲的說了一句。

當我一輩子的打火機,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