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劇透)

最近看了《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電影中,Gerda因為繪畫模特兒遲到,便叫她的丈夫 Einar 穿上女裝衣服充當模特兒。這勾起了 Einar 心中一直存在,女性身份的感覺。Einar 認為自己多年以來都只是在扮演男性角色,只有在做回女性身份的 Lili ,才是在做自己。 Einar 不甘再被壓抑,漸漸拋開他男性的身份,不惜代價地去做回自己 —— 做一個真正的女人。為此,他放低了以往的事業、感情,甚至冒上種種風險,接受一次又一次的變性手術。能有如斯勇氣,誠實地面對自己,實屬可貴。

看畢這套電影,難免會令人想起 Xavier Dolan 的《愈傷愈愛》(Laurence Anyways)。兩套電影題材雖然類近,但故事切入點其實大有不同。《愈傷愈愛》裏的 Laurence,在鼓起勇氣決定要以女性身份生活後,本以為生活自此就美滿快樂,但他這個極具勇氣,忠於自己的轉變,卻為自己及身邊的人帶來種種變化與衝擊。電影就是講述 Laurence 如何面對這些改變,極力嘗試去像以往般生活。這與 Lili 完全拋開自己的過去截然不同。

《魔雪奇緣》(Frozen)裏,Elsa公主為要無拘無束的做回自己,就只得遠離以往一切,獨處於深山之中。人都說要忠於自己,但這與自私妄為其實只是一線之差。《魔雪奇緣》是一個童話,當然有一個童話式的結局。《丹麥女孩》中 Lili 能夠隨心所欲,確是令人羨慕,但現實恐怕更像《愈傷愈愛》般殘酷。做人能夠找到一個平衡點,實在不易,更多時只會是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