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陳黃為首五人二十九日高調宣佈參選計劃以來,異議者割蓆的割蓆,恥笑的恥笑,卻未見異議者提出任何高論,論證五人是「吸血鬼」、「叛徒」、「出賣者」、「老人政治」、諸如此類,為其諸項指控提出有效的理據。

於是乎,年輕本土派的政治論辯能力就見底了。

異議者當中的「輿論寫手」沒有完成他們的任務,為其他異議者嘗試解讀事件,提供詮釋,提供「可能的真相」。於是乎,異議者在意外發生之後(由於事前「收唔到風」、察覺不出迹象,所以是意外),除了短暫表達過驚愕、驚怒、憤怒、憤怨之外,要不是不解,便是逃進簡單、舒服、膚淺的解釋之中,指控五人見利忘義,或是「老人政治」(意味着思維或策略落後、依戀地位、殺子等類似指控)。

於是就完了。

更進一步的論證呢?辯論呢?沒有了。

假如當初異議者要辯論下去,會是怎麼情況呢?猜想。

首先,五人的動機為何?為何他們選擇在選戰結果出爐後隨即宣佈參選?為何不是在之前?為何不是在之後?這個時機是必須的嗎?這個時機對於他們的計劃而言重要嗎?有何後果?

其次,五人有策略錯誤嗎?選擇宣佈的時機錯了嗎?大方向錯了嗎?根本不應該五區辭職修憲公投?會失敗?失敗的可能原因是什麼?失敗後會有嚴重的後果嗎?如有,會是什麼?抑或當下有其他更值得動員的方向?抑或名單錯誤?根本不應該由這幾個人出選?

諸如此類。只是很基本須要清楚的問題。然而異議者並沒有提供解答。

「老人政治,博上位,不願下台,不願讓位予年青人。於是做出了愚蠢的行為。」這就是連日來我在FB上見得到,各位給出來的答案。說實的,膚淺。

你們甚至連「為什麼他們的行為是愚蠢行為」/「他們的行為是愚蠢的嗎?」也沒能嘗試論證予你的讀者知道。

於是,只見到容樂其等人恥笑了一下陳雲叫雞。或者簇擁一下天琦BB。這樣就完了。你們的政治。

事前沒有察覺出任何迹象,沒有預想過;事後理解不能,放棄解讀,無法指出另一套所謂「非老人政治」下的做法。這就是你們了。各位。還未老去,所以有着所謂年輕之銜的人。

根本沒有老人政治。只有政治。只是最懂得玩這個遊戲的人不屬年輕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