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寫文章嘗試解釋香港國民身份,引用香港民族論的公民民族之定義,因為這是較蒼白易懂的詞語,但現在看完陳雲一席話(https://goo.gl/LTHUym),深思之後,我認為自己當初引用錯了,我忽略了傳統文化的重要,這是確立本土自主意識的關鍵。

以日本為例,日本之獨特,正是其國民以及政府皆致力保護,及傳承傳統文化,他們雖然是現化的先進國家,但仍保留強烈的文化特色,各地保留大量歷史古蹟,文化典籍,豐富的生活傳統。這要歸功於日本在明治維新時,強調「和魂」為本,「洋才」為工具,在吸收西方科技的同時,絕不忘日本的傳統精神。

傳統文化例如語言、信仰等等,是族群之根本,我們不應捨棄傳統,重新「創造」所謂香港共同價值觀,因為這是本末倒置。

公民民族雖然易懂,但其所謂的共同價值觀,其實是空白的,可隨意填補;而遺民論所謂的歷史、傳統及文化觀,卻是有內容有實物,有根有本,無法亂改。香港人應以香港文化身份認同作為文化公民,而不是以同共價值觀,此等隨意浮動的蒼白定義作公民民族。

香港人要思考,我們要的是一個靈魂蒼白的經濟城市嗎?明明我們曾經有過自己的歷史,自己的傳統文化,但過去在經濟的高速發展下、殖民統治下,我們失卻了這一部份,而這一部份其實就是一座城市的靈魂。失去了靈魂的城市就好像浮城一樣虛無,每個人都當這裡是中途站,自己是過客,當隻經濟動物,不用關心香港政治及承傳文化。

而陳雲提倡香港城邦論、遺民論,正是從香港的根本,文化入手,為香港人追源溯本,他提醒香港人,重拾香港既有的華夏文化,以此為香港人身份認同的根本,做一個文化香港人,不用「新造」一個公民民族來創造「新香港人」。

文化是一個城邦的靈魂,香港要尋回過去失去了的靈魂,而不是新造一個靈魂安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