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香港復興會在 2 月 29 日以「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的名義宣佈將會派人出選 9 月的立法會選舉 (陳雲出選新界東、黃毓民出選九龍西、黃洋達出選九龍東、鄭松泰出選新界西、「四眼哥哥」鄭錦滿出選港島)。消息引起「本土派」內部激烈討論,「雙黃一陳」更被指控收割「本民前」梁天琦的選舉成果。筆者固然不相信「雙黃一陳」能夠取得梁的任何成果 (事實上根本沒有成果可言,高票只是港共對「魚蛋革命」不當定性衍生出來的正常反應),但整個「制憲公投」發起的原因、好處及所面對的困難,迄今仍未有人嘗試作出疏理,此乃本文所以撰寫的原因。

「雙黃一陳」決定於 2016 年底發動「制憲公投」,主要原因是:

(1) 現行《基本法》存有不少漏洞,無法堵截大陸新移民來港搶奪資源及福利、制止中共的滅港政策;

(2) 2016 年以後,大陸新移民將佔香港整體人口的大多數,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或移民,或離世,數量大幅減少,屆時修改《基本法》已無助保障港人權益;

(3) 中共經濟承受著嚴重的下行壓力,「支爆」隨時發生。盡早完成「制憲公投」,可讓日後協助香港建國的「外國勢力」(如美國) 在替香港草擬憲法時有一參考的藍本。

之所以未有邀請「青年新政」、「本民前」參與,理由是:2012 年立會選舉修例後,辭職議員半年內不得參選。為了確保議會內有足夠的「本土派」議員,如非必要,「青年新政」、「本民前」最好不參與總辭。這亦突顯「雙黃一陳」並非為議席而出選,純粹希望為未來抗爭運動訂下一個新的政治議程。

對比黃之鋒等人推動的「自決公投」,「制憲公投」較為溫和、漸進、低風險。它是承認中共管治的同時,極力捍衛香港已有主權及港人基本權益。黃毓民因此說:「全民制憲是中共在香港最後的下台階」(24-06-2015 立會發言)。「自決公投」不是不好,但十年之後,換了人間,即使「港獨」成功,其只會淪為「新香港人」的嫁衣裳。

不過,「制憲公投」也要面對重重困難:

(a) 本土意識在港島、新界西並不受歡迎 (這些皆為建制派的根據地),加上對「熱血公民」的種種誤解,缺乏個人魅力的鄭錦滿、鄭松泰很大機會敗北;

(b) 香港人對《基本法》一知半解,且不懂得 2016 年「制憲」的迫切性;

(c) 年青選民比較寄望與自己年齡相約的議員入立會勇武抗爭,覺得辭職公投多此一舉;

(d) 缺乏港共「暴徒」的指控、刻意的打壓,新東選民於 9 月不一定支持「本土派」。即使支持,也可能票投梁天琦,而非陳雲。

幸好被修訂 / 增加的《基本法》條文包括:大陸新移民必須在香港住滿七年才可享有基本福利、規定粵英雙語為法定語言等,較易得到大眾認同,否則的話,這條路實在不好走。

補充一點,有謂陳雲出選新界東會鎅走梁天琦的票,這個說法並不成立:

(i) 新界東歷來是激進派的票倉,加上北區飽受走私客困擾,港中矛盾尖銳,此區絕對有潛力容納兩位或以上的「本土派」議員;

(ii) 支持梁的不少是年青「首投族」、對新面孔寄予厚望的中老年人,他們未必對陳雲「華夏」論述有興趣。反之,陳雲的支持者可能覺得梁偏近《民族論》、「港獨」,思想過於激進。各自針對的票源不同,鎅票自然不存在。

總之,「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若然成功,「本土派」將會在香港政壇掌握主導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