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點無聊題外話,祓蕪這個筆名,使我想起楊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

他說:「抗擊暴政已疲於奔命。政治風波鑊鑊新奇,鑊鑊金,為每一個議題作論述與行動已耗盡精力。日日都有燃眉之急,問誰有閒暇『教育與傳揚』全民制憲?」,實在很可憐,但我想問,那又如何呢?要不要港共先停手幾個月,讓你們為公民們上幾堂課,或者效法戴耀廷搞些商討日,然後才生事呢?若政府好好的什麼壞事也不幹,「全民制憲」何來市場?無市場,又云何動力去「理解」?若公民不懂全民制憲不是歸咎於倡導者,反歸咎於要對付的對象(他們當然不會給你機會),恐怕才是可笑。

「……應趁全城聚焦之際,先發制人乘勢搶奪設定社會議題的主導權。否則時機一過,中共港共必然故生事端,轉移『全民制憲』的視線。」祓蕪的邏輯是:當熱普城已設定好社會議題為「全民制憲」時,政府就不敢製造事端轉移視線,反之卻會任意妄為。這個邏輯甚為有趣,原來不是當這個議題發酵,港共才需要製造事端轉移視線,反而是議題未成形,港共反會行動。不過祓蕪兄的思想比不少人走前很多,問題在我們身上,是我們追不上,這是我輩需要反省及學習的。

更神奇的是,祓蕪這邊廂承認三年都無法令「全民制憲」深入民心,但那邊廂在正式選舉前的六個月(我的確計錯數) 就要選民好好理解「全民制憲」,亦似乎有相當信心這半年足以彌補那三年的空白,否則,選民九月縱然選出「熱普城」的候選人,恐怕也會被祓蕪兄不幸言中,成了「虛假的選擇」—因為他們不是在理解「全民制憲」的情況下投票。

時間緊迫,商討細節需時,資源緊絀,所以不適合補選……這些話似曾相識,問一問青年新政的朋友應有同感,因為這正是泛民中人對青年新政初選建議之回覆,如此看來,適合加入泛民的人並非是我,而是另有其人也。他日徜若五區公投又遇到相同困難,未知祓蕪兄又會否叫人不要「愚蠢到犧牲寶貴時間陪癲」?你可以說初選不該搞,但請不要用「初選很難所以不搞」作理由,因為同樣理由可以套在五區公投上。

祓蕪兄的神奇邏輯還在網上罵戰可以「集中資源,互相火併制憲論述,併出建國火花,併出核爆,霸佔輿論空間,摃干放大傳媒宣傳作用。」,但初選就是「純屬虛耗浪費」—即是初選的論戰沒有用,網上的論戰才有用。別的不說,請問祓蕪兄的建國文章除了在本土派網媒圍內傳閱外,有上到主流紙媒嗎?祓蕪兄的制憲論述,有進入一般不上網的市民大眾的眼球內嗎?槓杆未見,飛機杯倒先見到一個。

關於九月的選舉情況,我不過是作推論,本土派得票可能只夠一席,或多於一席,假如夠票,就不用擔心需要棄保,不夠票,就要作出取捨。這種有如「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的陳述,在祓蕪兄眼中便成了權威之言,實在令我深感榮幸。然而,祓蕪不同意可以提出理由反駁,例如我說明天會下雨,你若反對可提出氣壓等數據否定,而非一句「是那個氣象老大哥說明天會下雨?老駱嗎?」了事。至於選民取捨當然是壞事,因為既有取自然有捨,會有一名本土派候選人不幸被「捨」了,而假若最後兩名候選人都不夠票進入議會,就是壞事中的壞事,但並非是說要選民投票是壞事—那真的很難理解嗎?

或者我的文章很可笑,不過祓蕪兄的一段話也令我會心微笑:「熱普城即使只有一席亦足以發動辭職公投,將「全民制憲」議題炒熱,送上社會大眾面前。」,他似乎忘了熱普城想發動的是「五」區公投,這也許也是思想走得太前之故,那我也不妨進入八奇的思考領域演繹一下:即使熱普城一席不得,也足以發動辭職公投,因為早有一個網上全民制憲系統,或者也能有一個網上五區公投,將「全民制憲」議題炒熱,送上社會大眾面前。

不過,幸好祓蕪兄有一句「他不代表熱普城」,以上邏輯都不過是交流交流,並非倒米之言。

最後,「本土派的龐統」這個稱號不錯,但願祓蕪兄也能做本土派的彌衡,不畏強權,繼續直斥其非,這也許會是本土派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