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去年開學至今,至少有15名學生輕生自殺,年紀最輕的只有11歲,今天有個中大學生,在我們之間悄悄地離開……

死的都是年青學生,敵不過學業壓力、家庭問題、頑疾纏身、對社會絕望,一切一切的壓力,都壓在年青人的擔子上。

學業壓力,未必直接導致年青人要輕生,但當你想到自己寒窗苦讀十多餘年,我仍然無法向上爬,負上一身學費債項,政府更告訴你撥十多萬教育資助給「一帶一路」學生沒我份,還要受許多「老而不」的怨氣,年青人還能生存,是一個奇蹟。

學業壓力只是學生尋死的導火線,社會沒有希望、更有重重打壓,年青人的一片天空永遠是陰天,看不出陽光,年青人尋死都好像變得正常。

香港中大畢業出來的學生,理應可以在社會找到高薪厚職,但都要尋死,為什麼?這個社會就是容不下一點點夢想,一點點空間。

當有年青人見到香港陷入困境,在水深火熱中爭取本來上一代人應爭取的自由、民主,找回真正屬於香港人的一片天空,想尋回陽光,但上一代人不但沒有為留下了這個面目全非、滿目瘡痍的香港給我們感到內疚,更要指責我們是暴徒,我們是滋事分子,搞亂香港的恐怖份子分離組織什麼什麼,年青人呼吸都有錯!

毛主席說:“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

香港是我們年青人的。

我知道,要勸說一個想輕生、想脫離人間的人不要死,是很困難的,就正如跟一個正淚流滿面的人,跟他說不要哭,是一樣的屁話和道理。那些生命好寶貴、你死了的話家人會好傷心等說話,但對於想輕生的人,是沒用的,想死就是想死。

我都是經常想死想死的人,生活雖沒什麼特別卻感咄咄逼人,讀書競爭激烈,沒什麼大志,不時情緒泛濫和崩潰,覺得所有的長處都是短處,香港這裡不抱望,我是想死,消失的話也許我會舒服,但只是一個被大人討厭的青少年問題消失了。

要一個人不死,總得要找一些生存理由。我真的好想告訴每一位年青人,人總需要勇敢生存,因為值得去死的,不是你們,而是那班恨不得你死的港共政權、離地中產、廢中,我們要有一種堅強的生存意志,才鬥得過這班想年青人死的人。既然他們討厭我們,我們就愈要努力生存,這是一種反抗的意志。

或許人終須一死,但如果你還有一點點想要生存的意志,就咬緊牙關,走下去,我相信我們會見到燦爛陽光!

*註:請多關心身邊疑似想死、跟你說很多遺言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