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指: 國家係階級之間不可調和矛盾的產物。

國家的身世

用我的語言來說,即是社會各人因維持各自的自由而鬥爭,但攻防戰其中一方較為強勢、抑或一方弱勢,令一方將遭消滅。因此為所有人福祉、攻守雙方都得以充分地彰顯其自由光芒但不至於遭消滅、維護所有人的自由,由第三者出來建立起更高階級的「國家」體制干涉戰事,平衡自由的天秤。

「國家」建構自「干涉他人自由以平衡自由天秤」與「維護自己自由以維持職責」,觀其本質與常人無異,故此,「國家」必定干涉到其他人的自由,當然會遭受反擊。但「國家」有無可能免除遭到他人威脅的危機?不可能。渠身懷天職,使其「只要存在就會干涉到他人自由」;「國家」一日存在,永遠都會遭受人指摘及反抗,不得抽身事外。
「國家」身為特殊團體法人,固然逃不出自由法則的規管。負責平衡自由天秤的人,同時身處於天秤之內。如是,包含「國家」在內的自由天秤,就是三立局面。

國家的地位

「國家」必須為第三者擔任,要公平公正地處理紛爭。不使其中一方能力過大為旨。其使用特權,去削弱強勢、抑或扶持弱勢,以達至雙方都以同等能力較量。是故,「國家」的能力必然凌駕於爭戰雙方,宏觀來看,「國家」最強勢﹑其他都是弱勢。

「國家」只是在理論上、因職責需要而成為凌駕一切的最強勢團體,但實際執行卻未然,「國家」或會因為能力不足而無法履行其「干涉他人自由以平衡天秤」之職責。因此,「國家」本質上必然會無限追求能力,以防範未然﹑令自己永遠處於霸主地位。

亦因如此,國家比起其他團體更容易暴走,因為國家有更明確的目的及目標驅使其追求極權之位。我不相信所謂「權力會使人腐化」的套語,只是「國家」權力去到巔峰之時經已無人能及,缺乏能夠與之抗衡的力量,使國家腐朽的問題愈益嚴重。此為隱憂之一。

(題目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