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天琦吸煙,是預先拆彈,調整公眾預期,是正確公關處理。更重要是導正公眾焦點,從「好pure好true」的膚淺形象要程,回到「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的本土主義建設。盡早解決擾亂視聽之說,冷卻危機,以免浪費餘下六個月的寶貴時間。何來關公災難?

說起關公,便想起三國演義。赤壁之戰,曹操敗走華容道。三分天下未成,孔明必須放生曹操牽制孫吳,以圖荊益,否則鳥盡弓藏,反受孫吳之害。孔明將計就計,故意指派曾受曹操恩惠的關公守華容,更使激將法與關公立下軍令狀。結果當然是孔明妙算,關公義釋曹操。孔明既往不咎,關公心服,亦預早幫關公拆除曹操埋下的人情炸彈。

講完故事,再入正題。我認為既然大家如此關心天琦吸煙。本土可以乘機將控煙政策納入政綱:尊重人身自由,反對歧視煙民。創造指定吸煙空間,解決二手煙矛盾。

現行敵視煙民的公共政策,主要以公共衛生,及吸煙相關疾病會增加公共醫療負擔為理由。實制是向弱勢抽刃的歧視政策,是法西斯政權思維。試想想,最近世衛將加工肉類列為與吸煙同等的一級致癌物質,按照相當邏輯,與公共政策的延續性。理應全面檢視世衛的一級致癌物質清單,一律為所有致癌物制定相關政策。大幅增加加工肉類稅,成立「控肉辦」等等,再續成立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的「神話」。

作為一個非煙民,煙民和非煙民之間矛盾,主要源於二手煙問題。只要好好規管,提供足夠吸煙區,便可保障雙方吸煙,和不吸二手煙的人身自由。一味妄加煙稅,只加深社會對煙民歧視,製造社會矛盾,並而影響報販等小商戶生計。

如此一來,天琦食煙就由膚淺的「好pure好true」,導正為有深度的「好體察民情,好有政治智慧」。既可展示本土派議政執的能力,解決民生問題、社會矛盾的智慧,亦可爭取煙民、關心二手煙問題的市民和受逼迫的小商販的支持。廷續初一革命,保護弱勢,捍衛人身自由,勇武抗暴精神!而非流於「恐同」、「恐煙」,乜撚都恐的水平。有一種恐怖分子叫「散播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