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因為雙黃一陳宣布參選九月立法會選舉而「一夜分裂」。坊間一直都質疑熱血公民此舉為「收割」本民前在新東補選勇奪六萬六千票的成果,卻對他們所建議的「全民公投,全民制憲」的信息視而不見。熱血今次的行動的確引發「公關災難」,在選舉結束還不夠二十四小時的即時宣布參選,向來多疑的本土派支持者自然對他們有所質疑。

不過,撇除他們公布參選的關公災難,他們的計劃卻有可取之處。今年是二零一六年,明年香港就會踏進與中共訂立一國兩制合約的最後三十年,二零四七之後的香港依舊前路茫茫。而中共對香港的殖民行動日益加劇,在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中加入「中共元素」,務求使香港人與中國人同化。加上移民審批權繼續操控在中共手中,香港人對控制外族入侵毫無還擊之力。如此下去,未到二零四七,香港就早已陷落,自動變成中國的一個小城鎮。

公投,是最能表達出香港人決定自己命運的方法。透過五區變相公投,將香港前途問題搬上大銀幕,逼令香港人正視香港二零四七後的問題。在理念上而言,公投是最為直接的方法去解決香港前途問題。

可惜的是,理想歸理想,香港前途公投仍然有相當多問題需要解決:

一,距離九月只剩下五個月,支持行動者需要思考如何將此議題變得大眾化,吸納更多支持者。始終公投要成功,五區均有一位支持行動的本土派人士當選是基本條件;

二,本土派雖然在新東得到六萬六千票,但事實是他們未必會支持此行動,又或者他們僅因為「喜歡梁天琦」所以才投他一票。本土派在此事上亦出現了搶光環的言論,可見的確有人僅因為喜歡梁天琦或本民前而投他一票。何況,新界東素來是「激進勢力」的票倉,在港島區可說是毫無勝算可言。支持者要如何在這些「非票倉」中得到足夠當選的票數,需要多加思考。當然,我也相信熱血公民等曾參與選舉的組織會有其吸票方法。

三,本土派山頭甚多,有些甚至會互相攻擊。梁天琦參選立法會,獲得多個本土派重量級人物支持,黃洋達、陳雲、鄭立、梁頌恆都出力拉票。但他們合作只因在議題立場上與本民前接近而團結,並非為團結而團結。因「同」而合,的確是好事,比起為團結而團結,強逼選民含淚投票好得多,但若在選舉之時,他們同樣打出本土理念,選民自然會投他們心中所支持之人,所謂「六萬六千鐵票」根本不存在。協調參選和初選都是好的方法,但又是一個「理念好而難實現」的事,始終,本土派並非政黨,不能以「黨員」身份去做「黨內初選」。

昨晚本民前梁天琦出現在黃毓民的網台節目中,雖然筆者並沒有收聽,但見梁天琦素來是黃毓民的支持者,相信他們兩個組織要協調應是易事。相反,青年新政在中產選區甚有力量,但他們主打的溫和本土路線卻被支持勇武抗爭本土派支持者所質疑。毫無疑問,若在港島這個「和理非非」聖地派出一位青政成員參選,勝算會比起由主張勇武的熱普城要高,他們的取態將會成為整場公民決定未來運動的關鍵。

公投的前設是有議席,而要有議席你就必須全力參與選戰,雖然本土派對「協調」甚為反感,但這也是公投前要面對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