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背後是奉行Globalism 概念,即是全球一體化。聽落好抽象,好正面。其實全球一體化是大財閥剝奪小眾或小國資源的一個美麗的名詞;利用經濟大國和大財團的資源,法律優勢,去迫使別國放棄保護本土人民的生計和利潤,開放給大財閥對不同地區資源如取如携。

在中國,有另一個名稱,叫共和。在香港,又有另一個名稱,叫大中華。信奉全球化的人,一定是利益集團,或在利益集團與平民之間的利益團體或個人。如果以上都不是,那你就是一隻豬。

陳雲的本土論述,就是拆開全球化的假面具。之前,一般主流媒體或學院中,都美化全球化,並用負面的詞語,如保護主義,舊社會等,去形容傳統自給自足的群體社會,把群體打散,變成財團的奴役工具。

香港的地產霸權,領匯(展),政府管治服務外判,就是全球化下的產物。美其名是小政府自由市場,實質是把香港拆件,把資源(土地,公共服務,香港人),以價高者得的方式,賣給不同利益集團,而那些利益集團,過去是英美國家財團,現在,是中國來的財團。香港一直就是給外國和中國賣來賣去。這是切切實實的殖民統治。香港人,對於中國來說,只是殖民統治下的工人。如何管治那麼多香港人?就是管理員治港。大家有沒有發現,自97後,周圍都是管理員,全部都擁有政府法律容許下的管理權。而政府呢?所有應該承擔的責任,全部不見了。陳雲最近提出這個現象另一個名詞,新自由主義。年初二管理員把市民捉入商場毒打,警察圍起人鍵,保護管理員不被市民入商場,並指商場不是他們管轄範圍;只是冰山一角。一日不打破這個賣港供應鍵,很快,「力王」這部日本漫畫(後來拍成電影)的情節,(監獄外判,監獄變成大財閥的工廠,人民變為監獄的生財工具,法律變成財團的擋箭牌),將會在香港上演。

如何解救這個困局?不用外求,只需要大家放棄大中華/共和/全球化/普世價值,重建或保護自給自足的經濟鍵,保護我們由父母傳承下來的傳統價值,作為安身立命的本錢,才有力量對抗剝奪者,保護這個孕育我們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