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某新聞標題以「全繁體字幕」作賣點去宣傳新啟播的電視台,我唔知好笑定好嬲。笑者,原來用繁體字,像呼吸吃飯一樣最平常不過之事,現在變成了好特別的賣點。嬲者,要多謝CCTVB囉!電視台,作為本土語文承傳的城邑,都堅守唔到,任由匪共的魔爪伸過來沾污。新電視台以全繁體字幕作招來,算是幽了CCTVB一默,亦可見這電視台有政治觸角。

沒錯,香港已經脫胎換骨進入一個新時代,一個政治高度融入生活的時代。自英國殖民地到中共殖民地,香港人一直被灌輸一種意識,就是香港人是經濟動物,而不是政治動物。社會不斷教育一代又一代香港人,讀好書,出來找份好工,有閒錢投資買下股票,或買樓等待樓價升令財富增值,繼而住好食好便成,其他事情就不用理。九七前後流行一句說話「馬照跑,舞照跳」,好比告訴香港人,食飽飯繼而有些娛樂作生活調劑,便很富足了。

雖然我一直不認同香港人只是經濟動物,但我不能否認一個現象,在1997年我入大學的時候,積極參與國是會及學生會的外務工作,那時候跟我一起共事的同學,總覺得大部份學生以及整個社會都對政治相當冷漠。不像現在,不管走到街頭巷尾,以及一上facebook,總會跟人談話政治話題。

另一個現象跟我讀大學時很不同的,就是青年人參與政治的熱度。我讀大學的年代,同學參選學生會已算是一件人生大事。那時候我認識一位師弟,參選區議會,我就覺得好奇特。大學生出選立法會更是天方夜譚。怎料到將近二十年之後,出了一個梁天琦,以大學生之身軀出選立法會,雖未能當選但卻轟動一時。

我的助選經歷亦看到時代之更替。1998年,劉慧卿是當時的民主女神,我對她非常仰慕,適逢她與何秀蘭合組名單出選立法會,我自動請纓去做義工助選。同卿姐一齊洗過幾次樓,又跟其他義工一起開過幾次街站,我感到當時的助選義工年齡偏高。當然,有心出來助選就得,唔駛刻意睇人咩年紀。但對比2016年立法會補選,梁天琦能夠鼓動到好多年青人出來,有男有女,個個好有熱情,十分投入,我就感受到,時代真的改變了。

近日跟一班朋友在籌組一個服務青年人的組織,與朋友傾開時下年青人喜歡甚麼,朋友說:「現在跟年青人傾偈,大家好容易就討論到政治話題。」我當時都半信半疑,到我228補選日看到街上的年青助選團那麼投入熱情,我開始相信。又到這兩日我看到新電視台的宣傳,竟用兩個死對頭政治人物一齊去旅行來做開台節目,打響頭炮,我更加肯定現在香港的新趨勢。因為這些專業的電視製作人,就是最懂掌握時代脈搏的一群。

打這篇文章時,剛剛看到新戲【選老頂】海報有句標語:「一人一票選話事」,更令我感受到政治題材的確能夠挑起年青人的興趣。而文字媒體的標題黨果然不是白吃白喝,至少我看到新電視台「全繁體字幕」的標題,我立即有興趣click入去睇下這個台有甚麼搞作。

正所謂「一雞死,一雞鳴」,當我在熱切期待看新電視台的新節目之際,永恒的亞視終告壽終正寢,熄機收台。我希望亞視收皮可以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一個製作【ATV焦點】舔共舔到出曬汁的電視台終無活路。我同時希望一個新的電視台能夠象徵新時代來臨,社會不再虛偽地標榜和諧,反而視紛爭如常態,大家更可跟住矛盾去旅行。香港人對政治的投入和參與,擋也擋不住!有誰來剝奪香港人的政治權利,香港人定必勇武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