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駱賜覆,不勝歡喜。皆因上篇只關於理念,今次可借問題進一步向所有人稍稍申明「全民制憲」的理論與實踐,以免被指「只要信不要問」。

首先,「經歷了將近三年的教育與傳揚,⋯尚不能好好理解,到底是誰之過?」祓蕪想反問大家,能否清楚數算過去三年,每一項中共瘋狂侵略的罪行?港共處處與民為敵的政策?三年以來本土只是號召同道抗拒侵略,抗擊暴政已疲於奔命。政治風波鑊鑊新奇,鑊鑊金,為每一個議題作論述與行動已耗盡精力。日日都有燃眉之急,問誰有閒暇「教育與傳揚」全民制憲?共匪正是要香港人無暇細想2047大限,香港憲政危險,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死去。何幸是中共的愚,港共的狂,把溫水煮得太熱,驚醒了越來越多香港人,成就了本土的勢。試問全民制憲未被好好理解能怪罪倡導者嗎?天幸香港,初一革命,新東補選,令本土勢成。更應趁全城聚焦之際,先發制人乘勢搶奪設定社會議題的主導權。否則時機一過,中共港共必然故生事端,轉移「全民制憲」的視線。老駱如此關心政治,反而明知故問,實在是欲加之罪居心叵測。

「因為選民「唔識」,所以不讓他們作選擇,是何道理?」這恐怕是老駱小人之心。請大家記住,現在是他提出初選建議,理應由他提出理據說服各派,並誠意邀請參與。老駱未能以理服人,更未以誠意地打動各派參與,只按插「老大哥心態」、「不是本土」的罪名,脅逼個別本土派參加!莫講熱普誠不受威嚇,其他本土派亦未必為所動!一旦其他本土派都認同君子之爭,則老駱就有如那個容總一樣枉作小人。老駱那篇初選建議,在祓蕪眼中,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老大哥口吻,扣人老大哥帽子。本土支持者絕對是有選擇,選擇就在九月。在此之前請好好理解「全民制憲」理念。任何未有充分理解下作出的「選擇」,只是虛假的選擇,是動搖人心的蠱惑!

「如果有初選,⋯又有何問題?」無如果,有問題。我已開宗明義,現階段「全民制憲」是未被充分理解,所謂的初選勝敗,根本談不上「認同」與否。大家別被混淆視聽。再講實際,商討執行細節、各方信服、再打初選戰?二月尾補選、九月選立會、中間加多場「初選」?時間很充裕嗎?老駱是在哪個平衡時空回覆我?既然九月自有定奪,熱普城當然是充分利用這段時間,炒熱「全民制憲」議題,培養國民意識,怎會愚蠢到犧牲寶貴時間陪癲?各本土派資源緊拙,還要浪費在一個可行性、公信力成疑的初選上?雖然我不代表熱普城,但初選建議根本不合其邏輯。莫講熱普城不會參與,連其他本土派都未必有心,更加無力。

基於本土派時間資源俱緊,更應把握時機,乘氣勢如虹。不單止要罵戰,更要論述核戰!集中資源,互相火併制憲論述,併出建國火花,併出核爆,霸佔輿論空間,摃干放大傳媒宣傳作用。以政治為娛樂,方為本土上策。本土各派盡展所長,君子之爭。至於「六萬六千票,又是否全投給「全民制憲」?」九月選舉自有分曉,並不需故弄玄虛節外生枝。論戰不單止不是「浪費唇舌」,實在是以小搏大。初選反而純屬虛耗浪費!對本土派來說,浪費是會致命。

恕我直言,老駱的確是錯了。九月四日就是立法會選日,只有六個月,何來七個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各個派別拿了多少席實在與人無尤。況且十席目標是那一位本土老大哥定下?本土「一區只夠一席」、「大局為重」有些派別要棄選、支持者要「棄保」又是那一位老大哥的權威之說?是老駱嗎?老駱前文還強調「選擇」重要,指我反對初選是剝削大家「選擇」。後理卻將「要選民取捨」說成壞事。其邏輯是以初選的「選擇」,剔除九月選舉的「選擇」。一來自相矛盾,二來以虛假「選擇」代替真實「選擇」,實在是「愚昧」。

熱普城「全民制憲」記招開門見山歡迎合作或競爭。本土派由始至終,是以政治論述壯大成長,優勝劣汰,並非以議席多寡計。老駱若是要顧全大局,高唱𠝹票論,我就勸他投奔泛民,那邊更能一展抱負,若留在本土的確會盡變「廢話」。

若老駱所指「霸業」是指立法會議席,則非常可笑。請搞清楚本土派形勢與主場。嚴格來說,人力社記實際早已變節為「進步民主派」。本土派於議會就只有毓民一席。然而近年方興未艾的本土運動能造成巨大社會影響,正是走到社會大眾面前,不惜犧牲自己,身體力行示範以弱勝強,捍衛本土利益。而非自困立法會鳥籠,在一個無人問津的舞台演戲。「全民制憲」,正正是透過辭職,利用補選機制,強迫政府動用資源,發動「制憲公投」帶出議題,為香港植入國民意識。若要論議席得失,我可以告訴大家,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少少無拘。五區與否不是重點,熱普城即使只有一席亦足以發動辭職公投,將「全民制憲」議題炒熱,送上社會大眾面前。各位本土同道極宜緊記本土派由如至終,優勢自於理念,基礎建於論述,主場在於社會,力量源於覺醒。「六萬六千票」喜出望外,便沖昏頭腦,見利忘義。這方舟只為義人而設,其他人的確無資格登上。

P.S. 老駱若有心支持「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那就盡早全力投入建國論述。若心懷本土,卻執迷不悟。那請投奔泛民,獻上「初選連環計」,做本土派的龐統,最為合適,亦最能貢獻本土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