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有六萬六千多人投「暴徒」一票,證明 689 及中國外交部「『魚蛋革命』由一小撮『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策動」的講法並非屬實。傳統左派為了維護黨的面子,不得不將投票結果與「支持暴徒」兩者的直接關聯切割,而訛稱投票結果純粹由梁天琦的高質素表現引致。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因此說:「梁天琦他自己本人,大家也看到在競選過程中的表現相當出色,這是事實,他的助選團隊,亦有很高的質素、很好的表現。支持梁天琦、投票予梁天琦,可以有很多種原因,如果將所有投票予他的人和支持暴力劃上等號,這對選民也不公道」,《大公報》甚至這樣形容梁:「他思路清楚、反應快捷,而且隨時隨地都知道自己在説什麼和想説什麼,表達和溝通能力是很強的。眼前一些人已把他視作『可造之材』,不是無因的」。高度評價的背後,不是由衷佩服,更多是「心不甘、情不願」替 689 及中國外交部「補鑊」。

2012 年特首選舉,唐英年的表現一度令網上流傳「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自由黨」田北俊在 2 月 19 日《施政報告》致謝動議發言中提到:「特首就點着個火,泛民加啲火油,咁點解要建制派同你撲火?撲火要坐足 35 個人同你喺度撲火。我呢,真係唔係幾服氣」。言下之意,689 就是那位「豬一般的隊友」。而 689 深受專權好鬥的習近平重用,則田北俊實際是諷刺習近平愚蠢。

習近平之愚蠢,在「李波案」中可謂表露無遺。明知李波一再出面闢謠只會越描越黑,他仍被安排接受鳳凰衛視的訪問,談到:「我是從來沒有被綁架或被失蹤,我亦沒有受到任何人的脅逼或利誘。至於這種被綁架或者被失蹤的講法,我想完全是無中生有、別有用心的」、「他們 (英國) 這種態度是基於他們錯誤信息而作出誤判及誤讀,因為有人利用我居英權問題進行炒作,令事情變得複雜,所以我決定放棄居英權」。李怡說得好:「任何人憑常識都知道,一個人在人身不自由、安全受威脅情況下說的話,是不足信的,絕不能認為是出自本意」、「李波當年申請居英權也經過不少艱難手續,誰相信他會自願放棄?」(<誰炒作李波事件?>)。難為「經民聯」梁君彥還表示「李波案的疑慮已釋除」,此類人士智力之低,不亞於習近平。

極權是可怕的,但一個愚不可及的極權,只會慢慢步入歷史的墳墓!我們期待這一天快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