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放風表示考慮出選超級區議員,公眾嘩然。一個因為堅守原則,反對超級區議員選舉制度而退出民主黨的范國威,今天卻為一己之私,考慮出選超級區議員,徹底出賣選民,出賣新民主同盟的立黨信譽。范國威考慮出選超級區議員的災難性,跟朱立倫先說把新北市任期「做滿」繼而反口參加總統選舉,實屬無異!其結果是必敗無疑。范國威的政治自殺行為,等同宣告自己在立法會的生命經已結束,明年可以安心做回區議員,服務街坊了。

當然,你可以替范國威辯解說,政治一日都嫌長,政治人物審時度勢,為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有何不可?問題是當有些決策涉及最基本的做人原則時,那便不能因出現新情況而改變。更何況話是出於范國威本人的口!

2015年11月26日上網台【香港花生大君伐】節目(http://bit.ly/1Qs1pHg),主持人問佢唔選超級區議會咪好浪費?范國威斬釘截鐵地說:「毋忘初衷呀大哥!當初為甚麼退出民主黨,就係因為2010年政改方案,好慘烈。」這番話說得鑑鏘有力,擲地有聲。范國威更堅決地說:「一定觸及好重要的政治原則,我地先至會做呢個動作,而當我地唔贊成呢個超級議員制度,我地無理由依家跳番落去嘅!」

大家要記住,范國威當時口中所說的重要政治原則,就係關乎整個新民主同盟的存在。當初如果沒有超級區議員選舉的爭議,根本不會有今天的新民主同盟,更不會有范國威這個立法會議席。連基本原則都放棄去出選超級區議員,等同出賣所有新界東選民、出賣全香港對新民主同盟有期望的選民,更出賣了自己的人格。一個連自己黨格和人格都可以出賣的人,香港人又怎樣寄望他去為大家爭取民主呢?

除了基本信念原則之外,范國威當時堅決不參加超級區選,還有工作原則的考量。范國威說:「三百至五百萬去選一個超級議員議席,你問我,我作為中小型政黨,我寧願拿三百至五百萬去培訓更加多嘅新人,係唔係對民主運動和我們的組織發展更加好?」

范國威續說,即使有人捐選舉經費給他,解決錢的問題而成功就任,但是「點樣去服務三百五十萬的選民呢?我覺得今次馮檢基及何俊仁輸,係有原因。港島南的法團搵你,你要去開會。北區業主委員會搵你,你要去開會。九龍東嘅互委會搵你出席就職典禮,你要去。做唔到架!」

范國威認為,就算現在只服務新界東八十九萬選民,已感到疲於奔命,更何況要服務全港居民。所以他認為超級區議會制度真的很有問題,「我說服唔到我自己(去出選)」。

事隔只不過三個月,為何范國威議員突然長出三頭六臂,有信心服務全港選民,更放棄自己做人和創黨原則,表態出選超級區議員?無他,一場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之冒起,打亂了范國威,乃至整個泛民主派的選舉部署。

有朋友跟我說,這是民主派危急存亡之秋,為了取得更多議席,一定要算計清楚和調整策略,不要空談原則那麼清高了,難道要把議席送給建制派?問題是,堅守原則,其實都是算計的一種,而且是最大的算計考量。一個人連自己口中所說的重要原則都可以出賣,又怎能取信於天下,憑甚麼爭取選民投他一票?

在反建制的陣營內,范國威的仇家極多。范國威在2012年雖然憑藉本土路線參選而得勝,但他多次跟主張勇武抗爭的本土派割蓆,而投入傳統泛民的懷抱,令絕大部份本土派支持者對他恨之入骨。對傳統民主派來說,范國威本來就是叛徒。對進步民主派來說,范國威因為傳統泛民色彩濃厚,所以看起來不及人民力量般進步。由此可見,范國威三面不是人,離開了自己樁腳最多的新界東,出選全港性的超級區議會,又有何勝算?難道民主派又要叫選民含淚投票?如果民主派真的為了大局着想,就應該協調出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區議員出選。

本來范國威和新民主同盟擁有的最大政治資本就是自己獨立的人格和黨格,堅守原則,並默默耕耘,在地區建立了多個樁腳,透過地區直選出線,不是沒有機會。即使落敗,亦只是技不如人,區議會勢力得以保存。范國威一旦放棄創黨原則,出選超區,等如連自己的核心支持者都出賣,家當都丟棄,從此自絕於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