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除了本土參選立法會,我最擔心的是庭妹和黎生組黨的新聞。

補選前,筆者寫了一篇題爲《請帶眼識人,懇請庭妹唔好同黎生組黨!》的文章,當中提到黎汶洛並非信得過之人,奉勸庭妹別跟從這個人。

結果,不久就發生了黎生退出學民思潮,他也因此上了《蘋果日報》頭版,在退潮後總算有點noise……對他來説還是好的(雖然形象並不正面)。

庭妹啊,你看看這人?爲了自己政治前途,他離開;自己令學民在補選事上尷尬,就割席;沒有他,學民在是次事件上也不會如此進退失據。現在這個人主動離開,雖説是表清白,但29號那天所看到的是他力求上位的模樣,不斷為自己爭取曝光率和政治本錢,這些還算是戰友的行爲嗎?

無錯,他以前提攜了你,教了你很多,幫了你很多,在你淡出期間,幫你擋了不少冷箭。那時他會是你的戰友,因爲你們在同一陣綫,有共同目標。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人會變月會圓,人各有志,理念也不會完全相同,總會有分道揚鑣的時候。

政治理念往往會有分歧,揮手說聲再見沒什麽大不了,因爲恩、情而留下,甚至跟隨他,事情只會變得拖泥帶水,自己的政治觀點、理想亦被人跟著鼻子走。庭妹啊,要知道你還有一定的影響力,你想下一個被他“狐假虎威”的人是你嗎?如果你真的甘願這樣做,大家都會很失望,皆因你不在好好發揮你正面的影響力。

最後再跟庭妹說一句,別因戰友的羈絆而影響個人的政治理念。離開他,對你(和對我,還有整個香港政治圈子)皆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