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手足維尼的《有關初選提議的一些想法》道出了大義和小義的兩難,筆者還有一些想法想在此補充。

維尼寫道:「初選的提議是因為本土派各派參選的利益,我不是說不重要,只是懇請各位再想清楚何者更重要,和我們當初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本土同道想一想,2016年大限將至,若現在不發動公投,恐怕以後再公投,也只是由中國人否決香港人,並民主回歸中國。」換個角度看,其實就是本土派版的「大局為重」,說到底就是希望各本土派「識做」——而這裏的本土派是泛指所有自認為自己是本土的團體,只要你想做同路人,就該「曉以大義」,犧牲小我利益,乖乖讓路。當然沒有人會說得那麽清楚,更沒有說不准其他本土派參選,但這就是維尼兄講的「大小義」間的兩難。

但在我看來,提出者大可以不背這個「大小義」的包袱,皆因辭職公投計劃需要的人力物力龐大,難度極高,與「各有各做」是對立的。你說霸道嗎?其實霸道得很,且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而已,但既然提出了,亦沒有回頭路。再者,本土派從來沒有「識做」之人,各有各理念,不然的話也不會派系林立,私怨大過天。換句話說,大義也好,小義也好,說穿了就是「有你無我」——大義會說:「我就是這樣做,不喜請離開」;小義會說:「我就是不喜歡你,但我就是不會離開,跟你來個硬碰硬。」

因此,初選?還是不必了,一方面增加大義的難度,另一方面小義亦要強行附和大義,對雙方皆無甚益處。

是曉以大義還是大局爲重?只是觀點與角度,說穿了,你信得過熱普城就是曉以大義;不信,就覺得他們在「大局為重」。至於筆者,還是重申上一篇文章的立場:現階段筆者不會反對為辭職公投而參選,皆因這暫時是能打破目前僵局的唯一出路,但對此有所保留,畢竟伏味太濃,到最後仍然要講可行性,只要其中一區沒有支持辭職公投的本土派當選計劃就會告吹,需要本土派空前的團結,可謂難度極高。奈何自己才疏學淺,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註:筆者也曾想過泛民般的關鍵少數方案,但後來卻想不應雙重標準),還望賜教,但要知道要説服支持辭職公投的人會極爲困難,一來人家自十一月已經開始籌備,可謂經過深思熟慮;二來這計劃本身不存在且容不下“各有各做”,只有all-in or nothing。看來網上又會來一場腥風血雨,割席unfriend潮了。

最後,我不希望有本土派有人在沒有提出更好的方案時出來為選而選(當然會有這樣的人),同時亦希望若有人提出更好的方案時,大家能持開放態度,畢竟目前方案難度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