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區公投係大義,而本土各派參選利益係小義,但如果毓民陳雲等人以「大義」指令「小義」讓路,這一來他們就是狂妄,而且也違背他們一直提倡的理念,所以他們沒有叫人「讓路」,他們說樂見其他本土派參選,他們明知道其他本土派出選會令公投更困難,他們也如是說。

發起公投的五位,他們陷入的是大義與小義的兩難,「香港大義」與「本土派小義」他們都想顧存,所以他們也只能頂硬上。

不過,老駱站出來說要捍衛本土「細派」的參選利益,斥責為何不能初選。指「肯初選,你才是本土派;不初選,你什麼都不是」。

初選不是不可以,只是令公投面對的困難又加了一重。

初選要面對很多困難,包括參選資格,投票資格。舉例說,香港本土力量、香港民進黨、青政新政可以參與初選嗎,他們是否本土派?(我認為以上三者皆不是本土派),而無論是或不是,都一定會引起反彈。

退一步說,我假設立場比較親近本土的青政新政可以參選初選,而如果青政新政初選勝出,但他們又不支持公投,那按規則而言公投就要中止。(我不認為青年新政會犧牲辭職)。

而且說到底,初選的提議是因為本土派各派參選的利益,我不是說不重要,只是懇請各位再想清楚何者更重要,和我們當初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本土同道想一想,2016年大限將至,若現在不發動公投,恐怕以後再公投,也只是由中國人否決香港人,並民主回歸中國。

當然,不是說初選難做,就不應做,只是我個人目前沒法構思到一個好,而又能服眾的初選制度。如果有人能提出好辦法的話,可以解決以上的難題,那就不能推辭,因為是義之所在嘛。

不過如果讀者你真的認為五區公投是垃圾是廢話不逼切,那也很簡單,你只要看著他們五個人失敗,成為眾矢之的就好,這些你認為討人厭的本土派身敗名裂後,你喜歡的新泛民,新本土就自然可以上位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