祓蕪說,本土派搞初選會使選民難以消化「全民制憲」的意念,所以反對。

全民制憲並非新近提出的意念。且不論1996年的前線,熱普城系統在二零一三年就已提出。歷經了將近三年的教育與傳揚,若本土派的支持者尚不能好好理解,到底是誰之過?因為選民「唔識」,所以不讓他們作選擇,是何道理?

如果有初選,熱普城藉此機會向大眾闡述理念,與本土派其他路線較個高下,又有何問題?若能勝出初選,萬眾歸心,噪音盡去,則當選後辭職推動公投更為名正言順;若落敗,則承認理論尚未得到認同,爾後繼續努力。乾淨利落,總比現在浪費唇舌,沈溺罵戰,要好得多。

祓蕪以泛民例子,說明比例代表制下不能協調,進而否定本土派需要初選,看來是有人混淆了「協調」與「配票」。恰恰相反,正因本土派沒有配票的能力,而且票源暫未足以同時送兩張名單進入立會(新東例外),才需要透過初選揀出精英,每區集中力量將其送進議會。

祓蕪又說,六萬六千票是投給暴動,投給革命,而不是為了讓梁當選做議員。但六萬六千票,又是否全投給「全民制憲」?為了不吃人血饅頭,在正式選舉前弄清,有其需要。

或者這次選舉就是不計議席得失,熱血向前衝。但熱普城名單的鋼領,就是計劃在九月立法會中,每區各取一席,然後總辭推動公投;或者未能盡取五區,但之後於議會中與其他同道締結聯盟,確保每區皆有一名議員辭職發動變相公投。換言之,全民制憲公投的先決條件,就是本土派能夠取得議席,而且越接近五席越好—這算不算計算得失的一種?恕我愚昧,還請祓蕪教導,如何既不計得失,不去計劃,又能盡得五個議席?

若果祓蕪說,老駱你錯了,還有七個月時間,熱普城可以在這段時間內開拓票源,到九月時本土派在每區各推兩張名單皆足以取勝,合共十席,那麼當然不用初選協調,我說的盡是廢話。否則,任何一區的票數只夠本土派取得一個議席,就需要選民作出取捨;而現在熱普城已計劃每區各推一人,在沒有初選的情況下會出現以下情況:一是其他派系「大局為重」,不出選該區,成全他們;二是兩名單一起選,好運的話有一名單在棄保下脫穎而出,不好運的話,雙雙落敗,公投大計就不能極順利開展。

我希望祓蕪說的,就是有信心未來七個月本土派進一步取代泛民,九月成就霸業,則我拜服之;若仍在說些「不要問只要信」的口號,抱歉,我甚頑固,情願不登上這艘方舟,他日建國後被清算,也只能嘆自己目光短淺,但仍不會後悔,因終究是自己思考過後的抉擇。

p.s.我想我從來沒有說過,不支持五區公投,全民制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