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前有本土派宣佈有意參選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目的是要舉行辭職公投,儘早在大限前(筆者比較認同2016年大限說)製造全民制憲的議題。

筆者不太跟得上討論的步伐,幸得敝報手足維尼解釋和討論,解答了不少問題,也有得著,總算了解了公投的意義,但到目前爲止還是對公投有保留。

有手足曾言,本土這次參選不應計成敗而是事情的逼切性,皆因大限已到,已經沒有時間給本土派在議會抗爭,需要主動出擊;另外,若計成敗,是次補選梁天琦就不會參選,也沒有本土派總動員的支持(某些小氣本土除外)和那六萬六票的出現。筆者明白事情不應雙重標準,但若九月參選是要推動公投的話,到最後還是需要計算可行性,也就是成敗得失。

正如標題所言,推動公投的首要條件是要五區皆有本土派當選,而這五個本土派都要本身支持辭職公投這理念。黃洋達曾在記者會稱若當中有人落選,會嘗試遊説其他人作辭職公投;先不說建制泛民不會理會,若遊説的對象是其他本土派(或說是“新泛民”),人家若當初支持你辭職公投的“政綱”就不會明知本土資源短缺仍然出來參選,即使他到最後跟你辭職仍有欺騙選民之嫌。所以,保險起計,這五個支持辭職公投的候選人只能靠自己,也要寄望沒有其他“各有各做”或心胸狹窄的“本土”派出來參一腳——多一個也不能。

現階段筆者不會反對為辭職公投而參選,皆因這暫時是能打破目前僵局的唯一出路,但對此有所保留,畢竟伏味太濃,到最後仍然要講可行性,只要其中一區沒有支持辭職公投的本土派當選計劃就會告吹,需要本土派空前的團結,可謂難度極高。奈何自己才疏學淺,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註:筆者也曾想過泛民般的關鍵少數方案,但後來卻想不應雙重標準),還望賜教,但要知道要説服支持辭職公投的人會極爲困難,一來人家自十一月已經開始籌備,可謂經過深思熟慮;二來這計劃本身不存在且容不下“各有各做”,只有all-in or nothing。看來網上又會來一場腥風血雨,割席unfriend潮了。

另外筆者也擔心公投會為某年輕人作嫁衣裳,助他騎劫,但這是後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