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塵埃落定,「公民黨」楊岳橋以 160,880 票 (得票率 37.2 %) 高票當選,較獲得 150,329 票 (得票率 34.8 %) 的「民建聯」周浩鼎多 10,551 票。至於「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則獲得 66,524 票 (得票率 15.3 %),較獨立候選人方國珊 (獲得 33,424 票,得票率 7.7 %)、「新思維」黃成智 (獲得 17,295 票,得票率 4.0 %) 所得的票數為高,位列第三。

「本土派」吐氣揚眉,梁天琦不卑不亢。

「本土派」能夠與「泛民」、建制鼎足而三,很大程度上依賴各支持者的團結合作。

五十五萬份選舉文宣被選舉事務處拒絕投寄,無數有心人趕至「本土民主前線」總部晝夜不斷用天拿水撕去印有選民地址的貼紙,猶如民主「富士康」。街站數目不足,普羅、熱血乃至不同大專院校學生會紛紛予以支援,令街站增至 40 多個。「城邦派」與「歸英派」向來有建國路線上的分歧,但國師陳雲、女王 Kylie 竟一律支持票投六號。更不用說處於花甲之年的黃毓民議員連日來奔走拉票、Deb3927親自創作了一首歌在街站為梁宣傳,一名正在準備公開考試的中六學生辛勞地為梁派傳單。

本土陣營空前團結,不是因為梁天琦這個人,而是因為梁代表著

  1. 對港共施政的反感;
  2. 對「魚蛋革命」被定性為「暴亂」、旺角義士被描繪為「暴徒」的不滿;
  3. 對「泛民」數十年來欺騙市民的厭惡;
  4. 對「香港自治」、「以武抗暴」的認同。

加上梁為人溫文爾雅,口才了得,立場清晰,由「我對著你這極權,對著你這依附極權的人,我不會有半點懦弱。你要規管我們示威集會自由,即管去做,看看香港人,看看我們這班人會怎樣對付你」到「搶走泛民的票,選票是屬於泛民的嗎?選票是屬於選民的,選票不是某一個政黨的囊中物,而是屬於香港人,這才是一場選舉,這才是代議政制的精神」,說理之餘不失霸氣,「本土派」卒之旗開得勝,且贏得泛民學者、評論員一致好評。

「公民黨」舉步維艱,中立、務實不合時宜

楊岳橋得到高票,主要訴諸 :

  1. 「顧全大局,守住關鍵一席」;
  2. 「梁天琦界票,所以票投 7 號」

補選結束,(2) 已被事實證明為純屬虛妄。9 月立會選舉,(1) 亦看來不再可行。「公民黨」要麼痛定思痛,全面革新,否則將難逃被選民摒棄的厄運。

楊當選後,向傳媒表示:「當然這並不是大勝,我完全同意,但同一時間反映選民願意給機會我們民主派革新」。學者方志恒今天 (01-03-2016) 在《蘋果日報》發表 【反對陣營的重新洗牌】,其中提到:「反對陣營將向『一種本土意識、兩條本土路線』的方向重整 – 即『本土自治派』和『本土獨立派』,前者以『永續自治』為政治願景、以革新一國兩制 (2047 新憲法公投) 為政治議程、以非暴力抗爭為運動策略……但原來的泛民中人 (不論是溫和民主派抑或激進民主派) 卻一直抗拒建構本土論述 (拙作《香港革新論》算是例外)……關鍵就看泛民的年輕一代,能否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和智慧,促成泛民政黨向『本土自治派』的方向轉型」。整幅圖像非常清楚。所謂「革新」,就是按照《香港革新論》提出的理論框架,從根本上協助「公民黨」轉型,改為爭取「香港人優先」、「永續自治」。

不過,這裡衍生一個問題:「面對中共殖民惡法,『公民黨』議員會不會參與搶咪、掃枱、霸佔主席台?『公民黨』議員會不會打架?」,一日仍然顧及專業形象,有身段的考慮,說話多動聽也是無用,選民需要的是有效阻止惡法通過的人,不是演說家、時評家、娛樂家。然而,過份勇武不免會令原本支持「公民黨」的「和理非」人士反感,導致選票流失。吃力不討好,正是「公民黨」以後數個月的寫照,可謂「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困窘的處境同時見於鼓吹中立、務實的候選人身上。方國珊慨嘆:「這次選民是否完全忘記理性、中間路線的議員呢?……有堅實政績工作的候選人反而得票不理想」。沒有辦法,在「一國兩制」搖搖欲墜、中共厲行殖民滅族政策下,香港人不能不在大是大非上表態,民生小事可以忍,中共欺壓卻「孰不可忍」!

結語

無論如何,是次補選的結果已經清楚告訴中共及港共政府,香港人再不能忍受 689 及其垃圾官僚的劣質管治,「魚蛋革命」中的義士亦不是一小撮「暴徒」。倘若當權者繼續倒行逆施、指鹿為馬,有朝一日,其必遭受香港人用鐵、血清算!

至於劉慧卿「本土派只有六萬票,焉能『三分天下』」云云,目光如豆,昧於形勢,注定被時代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