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數讓我看過後感受最多的戲不多,對上一部已經是Day Lewis主演的林肯,而丹麥女孩則是最近的一部。

戲中演員的演出令人很容易就代入劇情,特別是Eddie那種比真正女生更美更有女人味的演繹,到後半部你根本不會覺得「他」是一個男生。主角那個由第一次穿上女裝到最後肯定自己是女性的過程,與其妻子帶著對丈夫的不捨但到最後仍然一直支持並陪伴在旁的心情沒有絲毫缺點,完全反映出故事角色最真實的感情。

只是這部戲讓我喜歡的並止不是變性人這個主軸,當中一段段真實之餘又有點遙不可及,由幾位不同角色所表達出不同味道的愛也吸引著我。他們為愛而追求與付出的都不同,但從中你也可以看到就算方法的分別再大也好,當中包含的仍然是最真摰,最感人的愛。

Eddie所演的Einar,由最初愛著其妻子,到後來因為其女性一面的Lili影響而經常私下與一名男生約會,也許有人會覺得這只是單純的出軌。但對於那個同時存在著他與她在體內的Einar來說,男性面的Einar由始至終都是愛著Gerda這位妻子,不過當他處於Lili這個女性面狀態的時候,能夠迷倒男生,甚至與男生約會才是一個女生應有的生活。Einar愛著妻子,但當後期Lili這女性面成了「他」主要人格,開始感到「他」是一個困在男性身體的女性的時候,異性戀的Lili把對Gerda感情由愛人轉變成一位知己。當其中一幕Gerda希望能擁著Einar的時候,「他」以Lili的身份跟Gerda說「他辦不到」,因為「他」已經不想再次做著男性角色,「他」希望能用Lili的身份開解自己妻子,往後的劇情也描寫出Lili這個人格對Gerda的愛從來沒有減退,只是不再以一個丈夫,一個男性的身份表現。直到在因手術排斥而離世的一刻,「他」仍希望能跟Gerda回到丹麥一起生活,因為不論是Einar還是Lili的人格,心裡最重視的仍然是Gerda。

而Gerda對Einar的愛可以說有過之而無不及。最初因為Gerda找來的女模失約而要丈夫穿上女裝做其畫作模特兒所以喚醒了Einar心裡面那Lili的一面,Gerda由一開始喜見丈夫樂意接受女裝打扮到發現自己成了令自己失去丈夫的兇手;由剛開始希望丈夫Einar的男性面重新回到自己身邊到最後願意支持Lili成為「他」唯一的人格,當中的心情轉變及傷心失落可說是整套戲內心掙扎最多的一位角色。Einar尚能肯定自己是女兒生而下定決心接受手術,但Gerda卻要接受失去了自己的最愛,更要一直陪伴在Einar身邊,鼓勵Lili成為其真正人格。這算是為愛而付出所有的真諦,因為當Einar這個人格正式消失,當Lili變成一個完全的女兒身,這就代表Gerda永遠失去一個自己最愛的伴侶。

雖然剛開始Gerda盡顯不捨,千方百計想Einar回到以前男性面的「正常」性別,但當她了解Einar內心的渴求,她不但選擇了放手,更留在這位意識上離她愈來愈遠的丈夫身邊,繼續當Einar心靈上最重要的支柱。在尾段對醫生說出那句「我也覺得她是一位女孩」絕不容易,就像你親口對你的情敵說「我發現你比我更適合他」,然後努力撮合他們二人,自己則回復單身一樣。「愛她的話就放手」,這句話我聽過很多次,我自問做不到,也不覺得這句話永遠是對的,但在Gerda這個情況上不得不說她真的很偉大,也真的很愛Einar。

對比起兩位主角,Hans的戲份也許不算重,而他因迷戀Gerda而想得到她的行為甚至讓人覺得有點第三者的味道,尤其是他身為Einar的兒時好友。但他在後期用自己跟Einar是好朋友的身份去分擔Gerda心靈上的負擔,甚至是鼓勵Gerda前往德國陪伴最需要依靠的Einar,種種舉動都跟我們所認識的第三者毫不相同。他更像是愛著Gerda但卻不欲拆散她與Einar之間的關係,不然他絕不會說服Gerda前往德國陪伴Einar,他可利用這個大好機會嘗試抱得美人歸。在完全成為了Lili的Einar死後,Hans應Gerda的要求帶她到Einar一直畫著的地方。這一刻的Hans與其說是第三者,倒不如說是一個守護在Gerda身邊的男人。要你帶著女朋友到有關前度的地方,讓她把心裡某一個位置永遠留給前度,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到電影完結時,我反而希望Gerda能找到下一個能繼續給她幸福的男人,而這個男人應該是Hans。

三個人、不同的關係、不同的付出,但同樣是為了愛。愛這是這麼奇妙,你可以用兩種完全不同的信念與行動去表達愛這一種感情,看畢丹麥女孩後才發現原來我一直以來自以為已經付出很多的愛,是如此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