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轉型正義的考慮,民進黨高志鵬提出廢除「國父」遺像的議案。不出所料,被挑動神經的藍派空群反撲。曾代表新黨出選的葉毓蘭就以南非為例;表示以白人總統克魯格命名的國家公園亦沒有在黑人執政後易名,園內銅像依然屹立。

在有意無意之間,葉教授明顯忽略了一些重要事實。孫文代表的,是一個殖民台灣的犯罪集團,不像南非、美國白人經已在地化。鄭南榕是後住民第二代,但沒有台灣人會將他視為他者。正如葉教授所言,克魯格是帶領南非擺脫英殖的民族英雄。種族仇恨亦隨著告別隔離政策而化解。外來政權卻依舊壓迫、搶掠台灣人,在已經民主化的今天。

葉教授指責民進黨對孫文、國民黨充滿敵意,在尖閣、中國慰安婦等議題卻盡顯「軟弱」。筆者百思不得其解,就尖閣、中國慰安婦等議題跟日本交惡的是「兩個中國」,台灣在地政黨為何要跟你們操心?再講,國共就尖閣、中國慰安婦等議題處處刁難不過為了將日本不予承認的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變成事實。簡單來說,就是針對台灣。

每當台灣有難,日本總是第一時間伸出援手。台灣人決不能恩將仇報。現任首相安倍待台灣亦向來友善。台灣人一定要珍惜自己和日本人之間的友誼。

孫文、兩蔣代表的同時是中共革命的目標。廢除「國父」遺像、去蔣化正正吹響革命的號角,防止中國吞併。為了延續壽命,流亡政權也需要「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作母體。台灣人千萬不要幻想他們會在地化。國共是意識形態矛盾,國家認同沒有分歧。

有藍派將去蔣化比喻為「對岸」的文化大革命。如葉教授就說:「政黨輪替應該是民主常態,別每次輪替就是清算前朝,別把政黨競爭當內戰打!」。筆者認為類似言論極其險惡。藍綠並非意識形態的對立,而是我者與他者的對立。台灣人不需跟殖民者談民主。國民黨內戰的對象並非台灣民進黨,而是中國共產黨!

猶記得「大中至正」易名為自由廣場時,香港不少抗共派因而感到失落。殊不知藍派宣稱「中華民國」仍然擁有「大陸」主權不過為了將一中框架套往台灣。

滿佈台灣的民國國旗、國徽,歌頌孫文、兩蔣的街道、捷運站名;即使是筆者這名過客,看罷也感到毛骨悚然。可憐台灣人的心靈日夜受到摧殘,被其潛而默化。為免主體意識非驢非馬,去中華化是台獨必經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