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補選結束不足廿四小時,熱血、普羅、城邦系統經已宣佈,將組織名單參與九月之立法會直選,他們將在五區出戰,並以「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為共同綱領。

以什麼綱領出選,派什麼人參選,是他們的自由,但做法真的很醜怪,先聲奪人不見,只見難得凝聚的本土派大團結一觸即散,難怪網上有人聲討。

黃洋達說,他們會與其他本土派協商,我懇切希望這是事實,並期望本土派內能建立初選機制,讓各方人物能在公平環境下爭取支持,在九月選舉中集氣,每區各取一席。

透過是次新東補選結果,我們需要認清現實,本土派的票源最多只能令候選人在五區各得一席(新東或可搏取第二席),換言之,本土派中各路人馬必須協調,每區各出一張名單集票,才能有機會入局。而最公平的協調方法,莫過於將選擇權交給公民,透過初選揀出最大勝算的候選人,然後集中資源谷票。

這跟泛民的「大局為重」有何分別呢?有,初選是由公民的利益作主導,是政客去作退讓,而不是一幫人商量好了推出來,要公民去犧牲硬食。

公民黨在補選初期強硬拒絕青年新政的初選建議,已惹人反感,有「大石壓死蟹」之嫌,當初眾人對此口誅筆伐,言猶在耳。我不希望這種「大佬文化」從泛民移植過來,若對自己的名聲實力有自信,更應接受初選來磨劍,趁早曝光吸票。

至於「收割論」、「界票論」,我認為言過其實:那些真誠年青人的一票,不是那麼容易收割的,沒有人能任意將它收藏於夾萬之內。但若有人恃著自己一方人強馬壯,資源比人豐富,打算強行上馬,造成既定事實,只怕如意算盤不會打得響—既然我們不願含淚投泛民,難道就會含淚投霸道本土派?

任何自稱本土派的政團或人物,必須接受初選洗禮,在五區各派一張名單出戰,方符合本土之最大利益。若拒絕參與,意圖獨大,我不會承認那是本土派,也不會支持,那怕你是姓黃還是姓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