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對戀人每天過著幸福的日子。他們的喜好都很相似,各方面都相配,唯一有著明顯分別的就是政治上的觀點。

男生叫E君,當他認識他女朋友的時候已經知道雙方的政見不盡相同。女生是溫和派的,堅信愛與和平自可感動一切,這與相信一切都是要用行動爭取回來的E君不同。但當時E君覺得這沒甚麼關係,愛情跟政治總不能一概而論的--這是他四年前的想法。

直到四年後的一場選舉,他終於理解到政治原來跟生活是這樣密切,連愛情也能夠影響得到。近兩天每次他當義工到街站幫忙都會跟女朋友大鬧一場,因為她覺得激進不能解決問題,激進更會影響香港已經餘下不多的和平,而愛是一面無堅不摧的護盾,保住民主派才能保護香港。但他卻覺得激進是維護香港和平的最後手段,一個只有盾沒有矛的士兵終究會命喪戰場之上,只有拿起長矛對抗,香港才能擊退敵人。

E君自問心裡還是愛著這個女孩,但他同時知道自己已經再沒有可能跟她一起走下去,因為當初大家看似理念相同,只是手法不同的政治觀,到今天已經成了各走各路的陌路人。在和平的時代談大愛無關痛癢,但大敵當前還妄想信念能戰勝一切,是愚蠢的行為。他離開了這個自己深愛著的女孩,因為他明白現在若果因為女孩而放棄自己的理念,假以時日這個香港也再沒有地方容得下他們二人。他希望女孩明白這個道理,但他知道口講無用,只有最後做到成績,用事實證明自己是對的,這個女孩子才會明白他一直堅持的真理。

這場戰爭只是開始,只是為日後面對更多大戰所作出的準備。E君當然知道不能真的拿起長矛上陣殺敵,但二十八號的一票也不容忽視。只要大家信念堅定,一張張的選票定能成為我們在這場戰鬥當中最強大的武器。當一天這件武器能成為為香港而戰的長矛,當一天香港能得到真正的和平,E君希望找回這一位女孩子,牽著她的手,然後跟她說這樣才是真正的和平。

E君躺在地上望著一望無際的天空,然後說了一句說話。

「藍色的天空,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