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必、長毛、毛孟靜、范國威、李卓人等霸佔主席台,除了證明毓民先知先覺,更突顯制度暴力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當溫水變成沸騰的熱水,一眾青蛙自然要用盡各種方法掙扎,那怕有些方法曾經被他們反對。

不過,楊岳橋要算是無辜受害了。他說:「我睇唔到去衝主席台,除咗帶來一剎那衝擊,實際可以解決到乜?」,本來是「泛民」一貫立場,怎料到陳鑑林發功,「泛民」竟然一反常態。自打嘴巴事小,流失選票給始終主張「以武制暴」的梁天琦事大。加上公民黨於 2011 年曾經支持修改議事規則以限制議員的言論自由,難怪有網民認為楊最錯是出身公民黨。

梁楊之爭,既是新舊之爭,亦是快慢之爭。因為新,所以理念先行、衝勁十足,較快採取應對之道。因為舊,所以有包袱,較難適應急劇惡化的局勢。用《笑傲江湖》類比,梁好比令狐沖,用「獨孤九劍」來個「料敵機先」,楊則猶如華山諸弟子,學著一代傳一代的殘缺「華山劍法」,絲毫不敢違越。

誠然,令狐沖不乏處於險境的時刻,梁天琦不一定能夠拯救香港。可是,堅持「和理非」的抗爭方式、從容坐在座位上,香港必被赤化無疑。「泛民」也要勇武起來,正好告訴各位,票投梁天琦乃順天應人,毫無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