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下午,Facebook陸續見到有人分享蘇錦樑指若立法會未能於下星期通過《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政府將會「就此作罷」的新聞,網上同時傳出雀躍的歡呼聲。近幾年,市民感到連番受政府壓迫,甚麼高鐵撥款呀、TSA之類,「網絡23」此等惡法終於有機會被擱置,市民暫且鬆一口氣,拍掌稱快,不足為奇。

直至傍晚,泛民一句「遺憾」,製造了反高潮!市民正在歡天喜地,準備迎接拉布成功的果實,你班泛民卻一字排開,個個神色凝重,死老豆咁款,再由飯盒會發言何秀蘭說出「遺憾」,向市民大潑冷水。有朋友在群組裡說:「何秀蘭真係要拉去打靶」,又有網友留言指出,即使現在政府仍未真的擱置,但終於有機會迫到政府讓步,泛民應該表示歡迎。

其實,由頭至尾,我都認為蘇錦樑只是出口述,所謂擱置議案純屬假象,根本不值得興奮。蘇錦樑將死線推至下星期,而下星期新界東補選結果正好出現。蘇錦樑的潛台辭就是「睇定啲先」,看看投票結果再作定斷。假若建制派在補選中勝出,建制派士氣大增,政府自然更有號召力集結一眾建制派議員坐定在議事廳內反拉布,令議案最終能夠通過。況且假若建制派在補選中勝出,建制派就多了「修改議事規則」這把尚方寶劍,令剪布變得容易。

假若非建制一方在補選中勝出,蘇錦樑權衡輕重,深知泛民堅持拉布的大局已定,無可奈何,最終都會收回議案。蘇錦樑現在為政府準備好下台階,到時大可說早前已表示過會擱置議案,以抵銷受補選結果影響的尷尬。

既然蘇錦樑只是出口述,泛民當然沒有甚麼值得開心。但即使政府擱置立法,泛民仍然表示「遺憾」,不足為奇。當我看到朋友間大罵何秀蘭講「遺憾」時,我第一個反應是明白泛民的思路。到我稍後看到鍵盤戰線同樣表示「遺憾」,我更肯定我對泛民的理解沒有錯。

泛民一貫拉布的目標並非要全面拉倒版權條例,而是以拉布換取時間,讓社會及各個持份者達成新共識,提供改良方案,讓政府接納,並提交立法會表決通過。泛民議員自感付出了那麼大努力,政府仍然不接納其好意,自然不是味兒。再者,假若政府今天收回方案,下次又再原封不動地提交立法會表決,泛民議員一想到下次又要打一場艱鉅的拉布戰,自然心裡叫苦,倒不如今天通過了替代方案,一了百了。

明白泛民的思路,自然明白為何泛民議員個個死老豆咁款大叫「遺憾」。問題在於,泛民這種反應,跟市民的情緒,實在出現極大落差。有心水清的朋友在群組裡說:「泛民到現在都冇視政府為敵人,佢地仲停留在忠誠反對派,小罵大幫忙果隻。」

早前「火爆姐」在立法會全民退保公聽會中的一段發言,個個拍掌叫好,原因就是「火爆姐」道出一個事實:近年政府施政實在橫蠻無理!面對橫蠻無理的暴政,仍做一個忠誠反對派,提出改良方案,望政府接納,共建雙贏,無異於與虎謀皮。越來越多市民覺得,與其繼續被政府愚弄,倒不如用盡各種方法拖垮政府,迫官員就範。好明顯,泛民議員仍未有這種跟政府一拍兩散的心態。

而且泛民議員實在是太過老實兼且客氣,明明拉布策略已初見成效,不管蘇錦樑是否出口述,至少蘇的說法反映出政府有退縮的跡象,敵退我進,泛民議員應該踏前一步,收割拉布成功的果實,而不是敵退我又退,哭喪著臉說甚麼「遺憾」。當泛民的心態和反應,跟市民大眾的情緒出現極大落差時,泛民的政敵自然又把握大好時機醜化泛民,誇大泛民口中所說的「遺憾」,直斥泛民又在「關鍵時刻出賣香港」!

我一直認為,政敵罵你,原因不在於政敵衰格,而是你有位俾人入!作為你的政敵,有位都不入你,才是蠢才。但泛民面對政府這個敵人,有便宜卻不懂得去佔,處處示弱;對着市民卻處處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不投票給我泛民,捨我其誰?怪不得泛民的支持者不斷流失。

如果我是泛民發言人,蘇錦樑出完口述後,我會回應說:「各位香港市民,大家千萬不要開心得太早!政府一日沒有收回方案,大家都不可以鬆懈!但既然蘇局長有鬆口的跡象,足以證明,拉布有成果。所以議事規則無論如何,一定不能修改。所以,新界東選民,記得星期日投XXX,令泛民主派可以穩守關鍵議席,繼續拉布,將網絡23條以及高鐵追加撥款等惡法拖垮!」

記住,我講的不是Spinning這種低下的政治技倆。我要討論的,是作為政治人物,是否懂得掌握市民情緒,調節自己心態,應對局勢,發言時能否奪取民心,鼓舞士氣。若是不懂,休怪有人出來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