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蘋果新聞引述楊岳橋說:「我睇唔到去衝主席台,除左帶來一剎那衝擊,實際可以解決到乜。」,未知他本人看到今天,他的泛民老大就去衝了主席台後,他會如何回應?而我跟據泛民的習性推算,楊岳橋多半會低調處理,當無講過,之後又會厚顏無恥地以衝擊主席台稱讚泛民。

各位,所謂既「溫和中間派」,其生存空間是靠「激進派」開拓而來。沒有「激進派」的勇武抗爭,所謂的「溫和中間派」就只能一味投降認輸;擲蕉、拉布、五區公投[1]等,全部都是「激進派」開拓出來的議會抗爭手段並曾成功迫使政府作某程度讓步,在這之前「溫和派中間派」根本拿政府沒有辦法,永遠只能棄權及反對「惡法」,而不能逼使其讓步,永遠處於挨打狀態。

令人憤怒的是「溫和中間派」卻不思進取,他們收割社會抗爭的榮譽搶奪話語權,謀取政治利益,卻忘記自己正在坐享「激進派」冒險而來的成果,更無恥地與港共政權同流合污,譴責「暴力」、「破壞議會莊嚴」,收緊議事規則[2],打壓「激進派」的勇武抗爭手段。

然而,今天這幫「溫和中間派」卻在使用當初他們譴責的「暴力」及「破壞議會莊嚴」的手段,例如曾反對五區公投、參與密室談判政改的何俊仁,在雨傘革命期間卻聲稱要發動辭職公投;又或者是最近反對網絡廿三條時,聲稱不會支持拉布的泛民主派,並沒有為拉布準備提出修訂案的泛民主派卻在傳媒前,大義凜然地打拉布戰。當然,還有今天這樣衝擊會議主席台。在泛民身上,你可見「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這一道理。

這些總是享受「激進派」犧牲個人名譽,冒於罵名,坐黑獄風險的血汗,吃著人血饅頭的「溫和中間派」卻向「激進派」反唇相譏。早幾日,某長毛賊對可能要面臨十年黑獄的梁天琦說:「用革命做幌子拉票係食緊人血饅頭」;今天,又有楊岳橋批評衝擊主席台無用。

對「激進派」冷嘲熱諷的「溫和中間派」,就是吃「激進派」「人血饅頭」的政棍。各位別再盛讚又或可憐楊岳橋了,他與泛民老鬼有著相同醜惡的靈魂。

註:新東候選人包括1號劉志成(獨立)、2號黃成智(新思維)、3號周浩鼎(民建聯)、4號梁思豪(獨立)、5號方國珊(獨立)、6號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7號楊岳橋(公民黨)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公民黨有份參與五區公投。
  2. 公民黨除吳靄儀議員外,其餘三名包括黨主席在內的余若薇、梁家傑、陳淑莊均投下讚成票,通過收緊議事規則的動議,令財委會主席與大會主席同樣可以判定及驅逐行為不檢的議員離開會議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