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綫J5台普通話新聞報導配以中共規範簡化字,公眾嘩然。早前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去信無綫CEO李寶安提供質疑,李在回信中提出:「現在更有一少撮人把簡體字形容為『殘體字』,這不是歧視簡體字,便是甚麼?」

現在「歧視」一詞,經常給人亂用,反正好多人不同意別人的觀點時,往往將「歧視」套在對方身上,造成人格謀殺,令自己感覺良好,掩飾自己的不濟。到底何謂「歧視」,不打算在本文詳述。我想討論的是,我肯定不是一少撮人,而是越多越多人視中共規範簡化字為「殘體字」的現象,以及背後的敵視心態。

我是1977年出生的一代香港人,我的童年成長、生活和學習歲月,當然以應用繁體中文為主,但少不免會接觸到簡體字。例如書寫時,會學習一些長輩,把某些中文字的筆劃省卻。我為了方便書寫,又或視之為一種文字遊戲。寫同一個字,原來可以簡化幾筆,覺得好玩。此外,我記得中學時期,閱讀課外書時,除了臺灣出版的繁體書籍盛行外,少不免會閱讀到一些中國大陸出版的簡化字書籍。起初閱讀簡化字書籍會有點困難,但看多了,便得心應手。

那個時候,社會就簡繁的爭論不是沒有,我記得好清楚,中三時在課房內跟某位同學討論,他說:「我不喜歡簡體字,因為破壞了中國文化!」但香港社會未至於對簡化字敵視,反正若不喜歡,大可不看。

1997年,政權移交之後,我進入大學。我讀大學的三年,同學們以逛深圳書城為時髦玩意。久不久會聽到有朋友商約北上逛書城,碰面時亦會如數家珍般分享在書城購得的簡化字書籍戰利品。當然,我亦認識很多朋友,是堅決老死不上大陸的,絕不看簡化字書的亦大有人在。反正生活在香港的人,可以自由選擇,簡繁並存,互不侵犯,亦談不上社會彌漫着敵視簡化字的情緒。

將中共規範簡化字標榜為「殘體字」的說法,近十年在香港越來越流行。原因是香港人的生活,越來越受簡化字侵擾。中國大陸訪港旅客漸多,為求盈利,香港不少食肆以招待大陸客為樂,甚至在中文餐牌上只顯示「殘體字」,令香港人感到繁體字的正統地位受挑戰。

同一時期,香港以及中共一眾官員經常訓斥香港人要認祖歸宗,並在香港硬推「愛國」教育。心水清的香港人都知道,要香港人愛「中國」可以,但這應該是文化上的「中國」,絕非去愛中共這個暴政權。然而,中共暴政權推行的漢字簡化政策,只為政治目的,不按邏輯出牌,肆意將漢字摧殘。而香港一直通用的繁體字,卻保存了中國文化之精髓,香港人實在不應跟隨中共一套「愛國」標準。於是,越來越多香港人標榜繁體字為「正體」字,以顯意我們所用的文字才是正宗的中文,有別於中共推行的殘缺中文。

我之前發表過《繁簡字衝突源自中共規範思維》一文,解釋了中共推行規範簡化字的目的:「專制政權就是習慣用以大壓小的方式作出規範,規範人們所用的文字,規範人們的書寫內容,乃至規範人們的思想。」無綫電視突兀地在新聞中配以「殘體」字幕,若說背後沒有政治圖謀,是不會有人相信的!

香港人面對「殘體字」及中共規範魔爪的入侵,令我想起《六國論》中的一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中共及其黨羽就是這樣對香港人咄咄進迫,不斷企圖打破缺口,步步侵擾。幸好,香港人並沒有重蹈六國破滅之覆轍,坐以待斃,割地求和以換取一夕之安寢。香港多個「正體」字城邑,雖然不斷被暴政侵略,但香港人懂得反抗:學校推行規範簡化字教育,我們反對!電視新聞配「殘體」字幕,我們反對!

香港人就是這麼敵視「殘體」字,堅守每個「正體」字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