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衝突後,中外不少朋友擔心香港,本土派帶領分離主義。不過,都引起不少傳媒訪問抗爭義士或本土派名人如鄭松泰、港大、中大學生會會長周豎峰和孫曉嵐,談論當今香港前途這樣走,或討論電影《十年》。黃之鋒、黎汶洛眾人都自組政黨,以十年時間推動公投,決定香港前途。眾人見此,意見兩極,即使看清香港教育漸趨腐敗,親中國遠世界,親愛國情懷而遠離香港歷史。敝報老駱維尼集中討論黃之鋒推動公投的動機,但似乎未敢帶出香港人當家作主的氣魄,以鐵血、文宣去分清我他。香港人當家作主,除了需要過人氣魄,分清香港人跟中國人,更要分清本土主義跟分離主義。

本土主義,英文名叫 Localism ,主張政策福利係本土人優先。每一個政策、福利,背後的資源分配必有制度,制度必有規則,定義誰是當地人,誰是外來人。分離主義,Separatism,是提倡我等獨有的文化、語言、民族等想像共同體,然後主張分離的思潮。任外來政府給多少福利,提倡當地人福利優先或經濟合作,但都避不過殖民,思潮打壓,勢必導致當地人對制度失望,反抗更大,尋根更深。愛爾蘭獨立前,文化復興吹起,由直線愛護心愛的愛爾蘭文學家 William Butler Yeats寫下浪漫詩作《茵湖島》(The Lake Isle of Innisfree),借自己化成赤胸朱雀,低飛Innisfree 小島跟湖水,漣漪跟心跳同步,寥寥數句滲出愛國情操,到James Augustine Aloysius Joyce 反而直接批評Yeats的復古運動,寫下《都柏林人》(Dubliners)、《尤利西斯》Ulysses,洋洋文字間直接批判愛爾蘭,指出都柏林社會發展遲緩麻木,和愛爾蘭人的多重國藉,認同錯亂,社會失序,道德崩潰,族群對立,宗教互斥,人民陷入絕望的實況。

以上見此,推祟本土主義,無可避免,需要釐清他是外來佬還是當地人。釐清當地人,背後不單要一個共同宗教信仰或生活模式,都要有一套文化、語言。語言,不是由正規、統一的教育開始,而是由小到大的娃娃學語,都是平日所講的母語,慢慢興起,然後再研習自己家園、村莊、城市的前世今生。興起本土思潮時,無可避免,就會衍生有一班文學家和知識份子去發掘當地歷史,文學,歷史書本,萌芽我等民族的定義。

本土主義本身都要分清我等民族、他人民族。當殖民力度愈大,本土主義愈易催生分離主義。主張本土利益優先不等於可以消除外來政權對我等民族的殖民與人口清洗。討論本土,捍衛本土,只是一個開端。一日未認真討論獨立建國,香港人跟中國人身份,香港跟中國的深層次矛盾一直未解決。過往愛爾蘭被統治殖民的過去,Catalonia 跟西班牙的長期內戰,已經清晰告訴大家香港人要反抗,當家作主。而且,反抗侵略者,只有完全驅逐,不計手段,談不上任何底線和道德考慮。

最近談及的公投自決,可以參照Catalonia 或 Catalan independence。不過,自19世紀至20世紀早期,都有不少政黨、作家、社運組織去復興當地文化、歷史文獻,什至敢於批評當今時政,提倡跟西班牙分離。今日目睹獨立公投成功,是建基於前人不斷犧牲、流血死亡的成果,尤指跟西班牙的不斷內戰。昔日巴塞隆尼亞跟皇家馬德里的球場對決都略見一二。

加泰隆尼亞的公投自決,以及愛爾蘭的武裝起義,同樣達至獨立建國,手段不同,但背後需要尋根文化歷史,創新成為自成一角,獨幟一格的文化。香港人最大的問題就是文化未定、歷史斷層,教育制度都偏向他者(中國人),為中國、中共政權背書,偏頗到:小學常識書本都引導學生說征戰多年,主張侵略的漢武帝樂於助人,極為可恥!

而且,眾人仍然照看劇情醜劣,報導偏頗的TVB,已難以明辦是非曲直,喜惡美醜。貿然主張香港人的公投自決,容易成為雙刃劍,都會因為香港人的文化意識跟公民意識薄弱,反而殺害香港人世世代代的前途。提及公投自決的朋友,請先望望四周的朋友,是大多數先對住 J5 殘體字幕,主流媒體,還是間中閱讀歷史、小說或政治論述的書,主動討論時事,尋根究底呢?主張本土主義或關心香港的人,仍要不斷提點要當家作主,命運自決,香港人乜乜乜,不是快刀斬亂麻,一鋪公投擲公字。

獨立,是國族分離,解殖建國,手段民主與否,從來不是重點。獨立,都不是一定要追求民主為先。欲要獨立建國,必先要自己成為先驅,堅定不移,利用不同專長去出力。我不記得黃之鋒曾經改口主張全民制憲,只記得阻擋十一升旗禮的十字人鏈。即使有眾人解釋:「我們爭取民主,不是搞獨立。」,「或先公投自決,再定影子政府」,都不會改變香港被殖民的殘酷現實,香港人一直都被中國人欺負,昔日不敢還拖,坐車走人。直到旺角衝突,香港人終於還擊,拾起本能,都貫徹始終,香港人有異於中國人。

欲要當家作主,必先分清我他。分清我他,就要尋根,鑽研香港歷史、文化,慢慢建立屬於香港人的文明。不必擔心異見人士的什麼主義或陰謀論。港共官員跟買辦代理因盲吹團結而相同。香港的義士因集體回憶和文化相同而團結。愛爾蘭或加泰隆尼亞已經證明只有身土不二,貫徹始終的人,必然當家作主,笑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