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非暴力抗爭,但我支持梁天琦。

梁天琦以武制暴,楊岳橋和平理性。撇除什麼「大局為重」的論述,不少討論便止於所謂手段的不同,然後辯論暴力是否有用。但其實重點不在這裡—泛民愛標榜非暴力, 但他們一直做的不是 非暴力抗爭。梁和楊真正的分別,不是手段和路線的不同,而是一個抗爭者和非抗爭者的分別。

泛民集團的人往往把非暴力抗爭塑造成和平的運動,但歷史上的種種抗爭,無論暴力與否,都充滿了血汗和沉重的代價。就以六十年代的美國黑人平權運動為例,那些參加各種不合作運動的人, 不是單單參與了便能回家了事。除了被捕外,他們還要面對白人暴力組織如三K黨的報復,隨時賠上身家性命,而馬丁路德金自己最後也被暗殺。

信念能引發行動,而當一個人堅持信念至以死相搏,不惜附上任何代價的地步,他的行動往往能感染其他人。這就是貨真價實的道德感召,也就是非暴力抗爭的真諦。雨傘革命九二八, 抗爭者面對八十七枚催淚彈時, 不但沒有散去,反而一次又一次衝上前線,最後感召了成千上萬的人佔領街頭。這就是一場真正的非暴力抗爭。 泛民的政客當時做什麼? 他們叫人退 !他們說不想有人受傷 ,有他們的道理,但這不是抗爭者的道理。抗爭者豁出一切、勇往直前的心態他們沒法理解,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情懷。說到底,他們不是抗爭者 ,他們只是建制內的反對派。

有些人說非暴力就有道德高地,就能道德感召,這是極其荒謬的說法。雨傘革命時有人「接力絕食」,最後一天泛民政客「排排坐,等被捕」等種種所謂抗爭,沒有絲毫感染力。那是因為他們只是在抄襲非暴力抗爭的行為 ,而缺乏其背後的勇氣和精神。 更可恨的,是他們把假抗争販賣成非暴力抗爭,然後再譴責真正的抗爭者暴力。

楊岳橋和泛民不斷標榜自己有底線,但有的底線是他們願意付出的代價和承擔的風險。政客擅長的本就不是抗爭,而是政治成本效益的計算。相反,從梁天琦的言詞中,我感受到抗爭者那份義無反顧的熱誠 ,和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不止一次,我被感動了,鼻子酸了,眼眶也濕了。怠惰的我,醒悟到自己的自由值得由自己爭取;懦弱的我,領悟到自己的家園應自己站起來捍衛。這份感染力,就是一個抗爭者 獨有的最大武器。

我相信非暴力抗爭,但我寧願相信一個不排除暴力的真抗爭者,也不會選擇一個滿口和平的偽抗爭者。楊岳橋專業善辯,大方得體,在正常情況下,可說是最佳人選。但當香港受着強權各種打壓的時候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有才能的政客,還是一個肯為香港拋頭顱、灑熱血,一個能感染大眾的真 • 抗爭者? 這才是我們最值得深究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