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為那些已經下定決心,今個星期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鐵定支持或投票給6號梁天琦的讀者而寫的。

投票當日,候選人能否動員自己的選民身體力行到票站投票,將會成會得票多少的最重要因素。今次本土派空前團結為梁天琦助選,這兩三個星期各方友好做鍵盤戰士或親身四出奔走為梁天琦拉票,實在令人振奮;但大家同時必須謹記,選舉工程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保證有意欲投自己陣型候選人的選民,不會因各種不同原因,沒有到票站投票。民建聯和民主黨這兩個香港政黨,二十多年來經歴大大小小的地方和全港選舉,經驗豐富,深明「臨門一腳」的重要性;民建聯會派出專車到老人院接送長者到票站、再在長者手心貼上要他們投的候選人的號碼以防他們錯投對家;民主黨則利用地區多年來累積的人脈關係和一大堆電話號碼,選舉日發出短訊和打電話,「溫馨提示」自己的選民,確保一票都不走失。

本土民主前線第一次參選,當然沒有龐大的選舉機器,靠的就是我們支持者的信念和熱情。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在投票當日的箍票工程,本土派支持者千萬不要嗤之以鼻,覺得他們可以隨便做,我們不需要做。今次選情咬緊,而且未決定投票意向的選民比例仍然很高,投票日箍票工程就是最終反敗為勝的勝負關鍵。到了最後兩天,為什麼投6號梁天琦還是投7號楊岳橋的文章和相關論點,要說的都說得一清二楚;對仍然拿不定主意投6號還是7號的朋友,大家不妨簡單概括說出以下論點:

如果覺得多一個周浩鼎少一個楊岳橋,會把泛民主派的議會抗爭武功全廢,那麼請問泛民什麼時候開始支持並身體力行進行議會抗爭?事實是,泛民主派尤其是公民黨,從來沒有公開支持過議會抗爭。公民黨是「紳士淑女」,心裡可能不會全盤否定議會抗爭,但是要他們自己去做?在議會打拉布戰絕對是他們的極界。除了社民連和人民力量三個激進派議員,其他至少二十個泛民主派議員,一向連在立法會拉布都不表態支持。這兩個月的網絡23條拉布戰,在網民的巨大壓力下,泛民主派的議員仍然猶抱琵琶半遮面,明明是立法會內拉布大軍的大多數,卻又怕得失「中間派」選民,不承認自己參加了拉布戰。當他們越大聲疾呼,說建制派準備修改議事規則,令議會抗爭失效,不就是在在說明,他們「本性難移」,泛民主派只會在港共政權定下的遊戲規則框架下進行他們所謂的「抗爭」,這亦是香港社會這些年來無力對抗港共赤化香港的主要原因。香港淪落至此,就算投7號楊岳橋可以擋住這幾個月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的意圖(這個當然只是泛民主派嚇人的「鬼故」,沒有可能發生,不過也無謂再爭論下去),但是香港人需要阻擋改變的,就僅僅是建制派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嗎?而且,泛民主派的議員和支持者,連建制派威脅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也覺得是天榻下來的頭等大事,香港陸續有來的其他「沒有最差、只有更差」的改變,他們又有什麼計劃和能耐去抵抗?

今個星期日,民建聯定必故技重施,確保可以動員的選民都出來投票,所以3號周浩鼎的得票,不可能比2012年立法會選舉民建聯兩張候選名單的總和87000票少;同屬共產黨直接領導的工聯會,在2012年得到的25000票,雖然工聯會和民建聯票源不同,而且兩個組織面和心不和,但是中聯辦一聲令下,工聯會的2萬多票今次「過戶」給周浩鼎,應該十拿九穩。最後,這三年多來港共在全港各區種票努力不懈,和少數上次票投其他名單而今次改投民建聯周浩鼎的「真心膠」選民,估計佔投票選民的1-2%,亦即3號周浩鼎名單的新增選票會有5000至10000票。所以筆者估計3號周浩鼎得票和有12萬票左右。梁天琦得票比周浩鼎多是否天方夜譚?梁天琦有沒有可能奪得10萬票以下,甚至是12萬票以上?星期日自有分曉。

香港大學今天公佈最新的民意調查,本月22-23日訪問了506名新界東選民,楊岳橋有24%支持度,3號周浩鼎20%,6號梁天琦12%,另外有17%未決定投票意向。那些聽了以上論點,看了民意調查,仍然害怕票投6號梁天琦會讓3號周浩鼎漁人得利的選民,尊重他們的意向吧,他們不願意走在時代洪流的前方,實在無謂強人所難。本土民主前線6號梁天琦所代表的抗爭路線,是香港對抗赤化的大勢所趨,今次願意投票給梁天琦的選民,都是在艱難時期推動香港邁步向前的有心人,歴史會多謝您們為香港出過的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