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道德高地說話,港人向來非常受落。或許是日常生活中經常違逆 / 掩埋良心行事,港人總希望在政治領域尋找到一個潔白無瑕的人物,讓他 / 她來替自己彌補生命中的缺陷。由司徒華、余若薇,到黃之鋒、楊岳橋,一個接一個假借道德感召進入大家眼球,但試問當中又有多少個具備真正的道德情操?

道德不是口講,更要身體力行。最低限度,言論與行為需保持一致。黃之鋒曾經指出:「(港獨) 訴求在姿態上相當激進,但實際上卻是膚淺的,未來會漸漸消失」,今天卻組織政黨推動港獨公投。至於楊岳橋,一邊聲稱為義士提供法律意見是「保障他們應有的法律權利」,一邊卻不停以此作賣點爭取選民支持。盧峯甚至在<支持楊岳橋才能頂住梁振英濫權>說:「楊岳橋在維護抗爭者基本權利上沒有退縮,沒有迴避……這種對個人權利自由及確當程序的承擔豈是其他候選人可以相提並論,更不要說那位認為以暴力襲擊記者也沒問題的候選人了」。折騰了一番,原來是為了自己的選情、立會的議席,此乃偽善,卻非正人君子所為。

港人求救贖,成就了政客之虛情假意。稍有「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上等人物出現,其無異於一面「照妖鏡」,既令政客們感到不是味兒,亦令港人尷尬難堪。抹黑、誹謗因而如潮湧至,目的只有一個:令春秋大夢不致破滅。

十年前的香港,滅族之禍尚未到來,大家可以「馬照跑,舞照跳」,發一下夢。可是,「雨革」後的香港已面臨逐步被瓦解的困境,夢是時候醒了,高登網民近日紛紛向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道歉,表示過往「錯怪了毓民」,這全是夢醒的徵兆。

當港人直接承認舊日錯誤,對值得相信的人重拾信心,他們將不再被偽善、矯情迷惑,而能夠脫胎換骨。梁天琦說:「此為時代之爭而非世代之爭,時代不分年齡,就算年紀大的,只要相信自由、擁抱自由,你就是新時代;就算年紀輕的,思維都是舊的、擺脫不了舊框架,就是舊時代的人」,正是這個意思。

假如有人因「顧全大局」、「不想周浩鼎入立法會」、「保住關鍵一席」等理由而票投楊岳橋,他們其實都是偽善的。選一個口舌辯給的大狀進入可以「剪布」、強行通過法案的立法會,以阻撓中共有意的殖民侵略?做「忠誠反對派」請不要做得如此惹人發笑。

新東候選人包括
1.劉志成(獨立)
2.黃成智(新思維)
3.周浩鼎(民建聯)
4.梁思豪(獨立)
5.方國珊(獨立)
6.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
7.楊岳橋(公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