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自由」有兩款:一係免於乜乜乜的「解放」;一係為所欲為的「放肆」。但真正的自由就只有一種,「自由」就係「自由」。

「自由」等同於人類活動的所有可能性,意指所有「意識上的活動」,因為人類的自主活動由意識驅使。但我要補充一點,據「反擊他人侵犯自己的個人自由來保護自由」這點來看,所有個人活動的任何漣漪、不論是意識上焉或意識下,都會干涉到他人,即是話,「自主活動」的定義是被動的,由反擊者下定義。反擊者可以討厭你呼吸、心跳,你不能夠自主控制但總之干擾到他,你的存在就是對他的搔擾。反擊者沒冇任何理性義務要體諒你,除非他放棄自由。

你不自主地「存在」而干擾到他人,雖非自主性的放肆,但確實干涉到人,同時剝奪他人免受「干擾」的解放。這裡就包含了文首的兩款自由。你要自他人得到解放,就會干涉到他人不得放肆;你要放肆,又會令其不得自你解放。只有承認互相攻防的狀態,先算完美地理解「自由」,而毫不矛盾。將「自由」拆開成文首般的非理性特權,乃只考慮到自己利益,不智、片面的詮釋。

倚杖舊自由觀念所講出的理據都因缺乏邏輯,而不能順理成章。例如我對強姦犯講:「我有免於畀你強姦的自由」,當然碌鳩唔會因而停止抽插。舊自由觀念就只能是一種精神約束,表明互不侵犯,但沒有任何實質行動來維繫約束。

回歸原點,當世界沒有侵略的行為,防守來都多餘。但連呼吸心跳都會干涉到他人的話,就證明只要有兩個人以上,這「自由」的攻防作用永恆存在。只有攻擊敵人直至其無可干涉自己的自由,徹底破壞社會結構,回歸到世界只剩自己一個的毒撚狀態,先至係真正的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