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稱呼兩種字體為繁體字和簡體字。我連「正體字」這個term都不會使用。看書方面,我偏愛繁體字書,但偶爾也會看簡體字書。Chrome上裝了自動將簡體字轉成繁體字的app,自然沒有機會看到簡體字留言或是留下「殘體字睇唔明」之類的comment。而做為一個連中國歷史也不甚了了的人,我更沒有資格以歷史源泉之類的理由來反對簡體字。

但我依然反對J5使用簡體字字幕。

讀過《香港民族論》、或是《香港簡史》的人都知道,港英政治當年夾在中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間,無意干涉,最後Think out of the box(沈旭暉很愛強調這點,自有其因),另闢捷徑,有意創造出迴異於中国共產黨或中國國民黨的身份認同,那就是香港人。與普通話或國語截然不同的廣東話也雀屏中選,成為香港人的母語。

香港是迴異於中國主流論述或意識型態的化外之地。我們捍衛繁體字,不純然是因為種族歧視法西斯,自翊繁體字優於簡體字;而是因為我們知道,法治和「法制」是不一樣的,民主和「民主」是不一樣的,選舉和「选举」是不一樣的,國家和「国家」是不一樣的。當我反對全城唯一一個佔用大氣公共電波的免費電視頻道使用簡體字字幕時,我的反對不是出於對繁體字的優越感,而是當我們書同文時隨之而來對字詞定義的侵蝕,隨著字詞定義模糊而產生的奇異邏輯,以及背後堅持所有事物都要統一、都要一式一樣的大国沙文主義。

PS 不過再次提醒大家,捍衛繁體字之餘也別忘了學好英文,很多詞正因為是翻譯過來的所以才會被「白馬非馬」,學好英文正本清源,可以的話順便學邏輯,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