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瘋傳一段短片,立法會上一名女士大鬧政府高官、議員、警察,說:「呢個世界有一樣嘢叫『報應』。呢一刻我可能吹你唔漲,但世世代代嘅香港市民都會放長雙眼,睇吓你哋點折墮囉!」

聽起來很舒暢,但我不相信。

如果這個世界真有報應,斯大林的報應在哪?毛澤東的報應在哪?鄧小平的報應在哪?他們仨都在寢宮中安然離世,享有高壽—如果零星的後世唾罵就算作報應,對照他們殺人如麻的罪行來說這實在是「超值」。

你說,他們沒有現世報,或許是來生報—你肯定嗎?你肯定毛澤東轉世為路邊一隻被虐死的狗,鄧小平輪迴作北韓一個絕望的餓殍?

理性的人該承認,「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惡人怕天不怕」等語句,不過是弱者的自我安慰。

「因果報應」的宗教理論在古代社會有積極作用,普遍人教育程度不高,率性而為,要防止他們行惡,嚴刑峻法和道德教化的作用有限:小罪大罪皆重罰只會讓人情願「玩鋪勁」,道德教化對學識低的人如對牛彈琴;但借助無法解釋的神秘力量:天,來阻嚇無知的人則十分有效,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簡單直接容易理解。

只是我們身處成熟的文明社會,讀過書進過學,理應明白,你雙眼放得多長,都未必會見到惡人折墮,這一刻你「吹佢唔漲」,可能一輩子也「抆佢唔長」。無法報復的受害者,於是幻想有人,或神,去懲罰加害者,然後將加害者的受苦歸因於當初自己的受苦,結論是,這種想法正是「阿Q精神」。

報應跟民主一樣,不是上天賜下來的,請自己去爭取,旺角的義士們,就身體力行地去創造報應了。